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博主资料

老邓

老邓的头像
  • 给我留言
  •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 加黑名单
  • 会员等级:签约作家
  • 会员积分:1552分
  • 空间访问:22950次
日志分类
  • 所有文档>>
空间公告
最近访客
文档搜索
个人书签
文章 发表新文章

散文日记

  • « 虎年说虎
  • « 欢迎你,2010年
  • « 甜言蜜语----我的短信
  • « 半塘秋荷
  • « 写给天堂里的岳母

时事评论

  • « “让一部分人的食品先安全起来”,在中国行
  • « 徐武是个“大傻瓜”
  • « 执政者要有雅量
  • « 我只有汗颜与无语
  • « 浅论怎样对中学生进行孝道教育
  • « 朋友,你读过《生命弦音》吗

读后感

  • « 别再干“热脸贴冷屁股”的傻事了---评<&
  • « 古体诗里也有绝句
  • « 人呀,请熄灭你争宠和嫉妒的火把吧---读《
  • « 感谢你,田野里的蛇---读《圣经.》有感之一

讽刺小品

  • « 三垮公司招兵买马广告
  • « 致虎主任的信

世俗闲话

  • « 书生与蟒蛇
  • « 戏说天朝尘寰事(二)
  • « 戏说天朝尘寰事(一)
  • « 九月二十二日有感
  • « 到底是谁“黑”了“储户”的血汗钱?---关
  • « 漫话绰号
  • « 我是中国人
  • « 坚决禁止“中国人毒害中国人”的悲剧上演
  • « 捐助校车与款待客人
  • « 由“鬼子进村”与“政府立碑” 说开去
  • « 匡四先生轶闻
  • « 拿什么拯救你们,我的某些同胞
  • « 坚守“独岛”的那个老人走了
  • « 摇钱坳
  • « 面对当今大陆某些食品、药品,我有话要说
  • « 船长回来了
  • « 从《恶夫妻畜生不如 七昼夜饿死老母亲》一
  • « 有感于多国首脑都坐国产车
  • « 探枣·拔葵·迁户口
  • « 中国移动,你怎么了
  • « 但愿这不是真的----看网上《笫六套人民币》
  • « 手机啊,手机
  • « “恢复使用繁体汉字”与"给老婆发工资
  • « 读教师版《春天的故事》有感
  • « 农村教师的尴尬
  • « 戏说流行歌曲的歌词
  • « 文革轶事之四-----“这个队长我不当了”
  • « 文革轶事
  • « 这东西不空

校园故事

  • « 给班主任的信
  • « “徘徊”与“非回”

短篇小说

  • « 第一个开蛤蟆车回乡的人
  • « 摩的司机桥哥
  • « 打野食
  • « “ 镇长”勇哥
  • « “县长”龙叔
  • « “警察”钵斗
  • « 我是一只金毛犬(作家选刊4期)《灯下漫笔
  • « 老板春来
  • « 玄帝金喉
  • « 天赐小传

古体诗歌

  • « 古绝句两首
  • « 古绝句两首
  • « 清明诗三首
  • « 古诗二首

近体诗歌

  • « 贺联
  • « 对 联

现代诗歌

  • « 打开网页瞧
  • « 放歌四明山
  • « 相逢在网络世界-----写给我的一位网友
  • « 诗两首

赞美诗歌

  • « 党旗颂-----献给中国共产党八十八岁生日

爱情诗歌

  • « 我的那一片海,那一个港湾

哲理散文诗

  • « 人生感悟三则

抒情散文诗

  • « 红船与巨轮------献给中国共产党九十华诞
  • « 我是一股山泉

游记散文

  • « 与冰心羽书
  • « 四明山的早晨

写物散文

  • « 家乡有条青石板街
  • « 校园那株观赏桃树

写人散文

  • « 谭方正老师
  • « 卖耗子药的人
  • « 赶猪郎的人
  • « 曾祥云,一个18岁的小学生
  • « 有这么一个人-----记铁匠老曾
  • « 在朔风冷雨里
  • « 我的父亲
  • « 桥塔合璧镇恶虎

写景散文

  • « 暮春晨雨
  • « 淸明雨
  • « 夏日小镇之晨
  • « 拥抱春天
  • « 圣诞节的那一场雪
  • « 潇潇春雨润大地
  • « 我的楼顶园圃
  • « 雪花飘飞落大地----记童年时代的一场雪
  • « 溪渌菊香螃蟹肥
  • « 冬天来了
  • « 话说仙山杳湖岭
  • « 立冬后的第一场雨
  • « 山村的秋

叙事散文

  • « 选举旧闻
  • « 选举往亊
  • « 选举往事
  • « 重上杳湖山
  • « 一次回家的经历
  • « 谭老送“捡钱”
  • « 我与黄蜂之较量
  • « 进餐“風波荘”
  • « 童年时代看电影
  • « 几枚童年的鹅卵石(二)
  • « 几枚童年的鹅卵石(一)
  • « 2008,我们永远的记忆
  • « 踏着冰雪去劝学
  • « 那山,那水,那人,那事
  • « 长沙火车站一瞥
  • « 母坟栽草铸成大错
  • « 蔡锷与三副对联
  • « 剑帕飞降杳湖山
  • « 步云桥的传说

心情散文

  • « 别了,我的2009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