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网: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 笑话造句
  • 【签约作家福利稿酬】
  • 【文轩网】网站公告
  • 文轩网稿件排版工具
  • 【文轩网】投稿解答
  • 文轩网签约作家名单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精典美文推荐: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优美散文 > 亲情散文 > 风雨情

风雨情

时间:2017-07-23 10:10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谭江级点击:
        
风雨情
作者:谭江级
前些天,我还是像以前一样看完一部连续剧后,内心就空荡荡的,拿着摇控器依数字增加而换频道。当换到51时,被《金婚风雨情》中耽直老家来的2个人要找工作的情节所吸引,对话很幽默,音乐很优美,耽直、舒曼等的演技一流。我就从半路中开始看起。又天天晚上被它粘住了。当看到唐山地震时,耽直为了从倒塌的废墟中寻找舒曼,耽直找了七天七夜,始终没有找到舒曼,喉咙哑了,人快崩溃了,满手都是血……正当他嘶心裂肺地呼喊“舒曼、舒曼”时,舒曼也因路过听到声音走近,发现是自己的丈夫在寻找她时,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嘴里念叨着“我们不离婚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真的感谢编剧、导演、演员,高超的艺术水平给我们带来的艺术享受。
看完了整部《金婚风雨情》后,我联想到我的岳父母,他们也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岳父母50年代,在集美水产学校读书时就认识并恋爱。听他们说,一次惊险的历练就决定了他们成为终生伴侣。那是一个风和日丽周末的傍晚,一轮金盘似的明月从天边冉冉升起,集美龙舟池给抹一条金边,池中水随微风荡漾,池里的月亮变成了碎金闪烁。他们手拉手绕龙舟池一圈,然后,走向一个操场。大约是走累了的缘故,他们就打算到操场边的一个木制的看台坐一坐。一般来说,坐到最底下那一阶也就可以了。但他们想往高处走,于是爬到最上面一层去坐,正在甜言蜜语中,只听“劈叭”一声巨响,我岳母坐的那一边的木架子垮了,岳母从3米多高的架上掉到地上。我岳父赶紧下去扶起来。送到医务室一看,右腿脱臼,腰椎骨折,就这样,我岳母在岳父的亲戚家躺了一个多月,我岳父也细心地照顾了一个多月。尽管腰椎弯曲到50年后的今天还是弯曲的,右脚关节走路不便,但在当时来说,他们的爱情却受到一次磨炼后成熟了,并修成了正果。文化大革命中,他们下放到永定农村劳动,就像耽直、舒曼他们相似,生活艰苦,爱情甜蜜。文化大革命后,岳父母都回到厦门在水产研究所工作。岳父要搞水产研究必须到漳浦一带的渔村长期生活。他们尽管聚少离多,但还是相亲相爱。尤其是我岳父他为人耿直,善良,待人热情。当地一老百姓孩子还认了他做干爹,这一孩子如今50多岁了,却逢年过节总是要带着螃蟹、虾来孝敬老人,就像亲生的一样。
今年七月份的一个晚上11点钟,我妻子突然接到她妈妈的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她妈妈紧张急促的声音告知她,她爸爸头晕摔倒在洗手间起不来,叫我们赶紧过去。我妻子赶紧起身,我也赶紧从床上爬起。我们在打完120后,箭一样地飞向约500米远处她父母家。她心急,穿衣  跑在前面。但到她父亲那一单元的铁门前,平时按铁门密码熟练无比,可这时,她无论如何按不对密码,等到我来时,我才按开它。当我们上楼时,看到她父亲仍然躺在卫生间地上,她妈妈扶住他的身体,眼泪叭哒,叭哒地往下流,他父亲则一个劲地伸吟,叫头晕想吐……,我们到后,3个人一起把他挽扶到座椅上。这时,120救护车打来电话,我赶紧到楼下去引导。然后,几个人一起把岳父扶下楼。去中山医院的路上,我坐在前排中间位置,岳母坐在我的右手边。我斜着眼睛瞥她,只见她几秒钟拿手纸擦下眼睛,几秒钟又擦一下鼻子。一会儿语气哽哽地对我说:“可能是高血压中风”我赶紧安慰她,“没事的,等到医院检查一下,打点滴一下可能就会好了。”就这样120救护车开到中山医院急诊部。经CT检查是脑内有震荡性出血,可能是晕倒时头碰墙 或地上所致。医生说需留院观察。就这样这个74岁的老太太硬是坐在他丈夫身边一整个晚上。第2天决定住院。在医院熬了20多天,老太太除了睡觉时间,其它时间就陪在他身边。终于有一天出院了。但在家里住了十多天后,岳父总是觉得透不过气来。平时只能躺在床上,旁边还要有个人给他不停地扇风。房间里空调开在29oC,但是又要把一个内门打开。还要从左、前、右3个不同方向给他吹风。那些天,家里人除了承受照顾他的痛苦外,还承受精神上的痛苦,岳母则加倍。
有一天,他们打电话给我,叫我过去,说岳父可能不行了。我赶紧跑过去。这时,岳父躺在床上,右手边坐着岳父的姐姐,左手边坐着我岳母,前方就是我,我岳父这几天连续地透不过气,睡不好觉,精神压力很大,人的精神压力过大就易失控。只见他不停地说话,不允许别人打岔,谁插话就骂谁,眼睛,嘴的动作也很奇怪。看到我来了就跟我说:“小谭,我说的是假如,假如我真的不行了,你要好好照顾安慰你妈妈和燕燕,不要他们哭,他们哭我更难受……,”说到这,我岳父声音说不出来了。我岳母的泪水则像山泉一样汩汩地在面颊上流淌,她用手捂着脸,咬紧嘴唇,尽量不使自己哭出来。是啊,50年来的风雨情在他们心中留下多少的不舍与牵挂,只有他们俩才知道……。我说还是要去另一个医院,只有医生才能有办法,后面,我妻子联系到厦门市第一医院副院长,看完后,他主要是精神紧张,压力过大所致,开药让他安静,好好地睡了十多天。现在终于可以起来走路了。岳父像是到鬼门关撞了一下又弹回来了一样,现在倍感珍惜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每天早晨两位老人手挽着手到公园去锻炼,他们还要继续相伴,共续风雨情。
 
  赞                          (散文编辑:可儿)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眷恋一个地方,只因这里住着深爱的人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导读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谭江级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06-27 14:06 最后登录:2017-07-30 11:07
优美散文
热点散文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