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网: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 笑话造句
  • 【签约作家福利稿酬】
  • 【文轩网】网站公告
  • 文轩网稿件排版工具
  • 【文轩网】投稿解答
  • 文轩网签约作家名单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精典美文推荐: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优美散文 > 亲情散文 > 母亲二三事

母亲二三事

时间:2017-07-25 15:07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山溪水点击:
        
    母亲,您是儿唯一骄傲 
    母亲83岁了,至今耳不聋,眼不花,记忆力特好。生活中样样还是要强,起居饮食如常,不仅不让儿女照料,倒是她照常帮别人。母亲毕竟上年纪了,我们劝她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八十几的人别逞强了。老人家说她坐不住:趁现在还能——等以后想帮也怕没力量了。听着母亲的话,看着她忙进忙出的模样我常想:老人能健康有寿除赶上了好社会,还有一个最大因素是有一颗乐施好善、包容豁达的心。我为我能有这样一位母亲感到欣慰与自豪! 
    凡与母亲接触过的人都说她是个古道热肠的人。
    同院的丑妞家六七口人,还常年养着一个双目失明的老母,男人有病,孩子们又小没帮手,粮食老不够吃,母亲只要听到有孩子的哭声,撂下正吃饭的碗筷及时将饭菜送过去,给饿得嗷嗷直叫的娃娃吃;下院的本家完些家,光秃秃四个儿子揭不开锅是常有的事。母亲说娃们正是身体疯长的时候,可不能让饿坏,她自己宁愿不吃不喝也去接济他们。娃娃们常说:四奶奶的饭菜是最香,四奶奶就似我们的亲奶奶一样。母亲不时不节将家里的旧衣物、鞋袜送给他们穿,至今他们总以此来成为童年难忘的记忆。村里谁家娶媳娉女,都要找我母亲,她立马放下手里的针线营生活儿,给人剃脸、剪发、修眉......我们家辈分大,同姓中叫母亲四婶婶、四奶奶,外姓人也跟着叫。母亲又心直口快、扶贫济困,人们愿与她接近。父亲一身多病又忌吵闹,假节回家来见不着她,皱着眉抱怨:自己家倒忙不过来——,你不嫌累我还嫌烦哪!母亲笑笑说:我乐意——你管不着。她依旧乐此不彼。
    母亲白天领着妇女下地搞生产,晚上不是开会,就是有女人找她拓鞋样、改衣服,或是裁剪袄裤,引领着当地时髦,偷偷扒花绣叶展示着她艺术天赋。尽管在当时青一色艰苦朴素,严禁花花草草,但在我们相对封闭的地方是略有空间的:只要母亲穿出什么样式的,即便是旧衣翻新或是里面调换一改,马上全村效仿,纷纷登门‘学艺拜师’开来。我至今还有她用父亲的中山服,里调面翻新改制成的左大襟做外套,用两件滥秋衣中间絮棉花做里,用哥的棉冒改加上得麻大领做出的小大衣,那年过大年,是母亲在油灯下又熬了几个通宵赶制出来,没误初一早上穿。开学后,同学们好羡慕都说我的新上衣得体标致,走在大街上又受到很多妇女围堵——回家告诉母亲:你这件三合一还真能以假乱真哪!这件小大衣我一直穿了好几年,十四岁初中毕业照就是穿着这件上衣拍的,至今还保存着。
    母亲十五岁入党。加入儿童团、妇救会,唱抗日歌、宣传革命、纳军鞋,参加地下党工作......嫁给父亲后她又努力扫盲识字,也许受父亲影响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尽管上有奶奶,父亲又有病工作在外,子女们多又都小,她是村里支部委员兼妇女主任,公社常常开大会、学习;回村白天田间地头,晚上开会、批斗,夜里才回家挡水劈柴,家务公务缠身,起五更睡半夜,一个女人家,全家近十来口人的穿衣吃饭,推碾推磨全她一人承担。常常我们一觉醒来她还在灯下缝连补缀......  那年月缺穿少吃,我家那么多人口,也没一人赤皮露肉,破些旧些也都补得平平整整、干干净净是村里有名的“好成领”,是我们做子女的荣幸和骄傲!
    至今,我清楚的记得那年母亲胸前佩戴大红花,手里捧着大红本从县里开党代会归来的英姿。
    她不居功自傲,从不炫耀。默默工作,响应党的号召。听母亲说,生下三姐时正逢五八年全县石沟炼钢铁大会战,母亲丢下不满月的哺乳婴儿徒步奔赴火热的‘砸锅’前线。作为党员,她也知道折腾是暂时的,可运动是上头定的,党员是绝不拖后腿的...这事被知情正直的朱书记知道后,才没让留下来,赶回来时已是第二天上午了,三姐被饿得连哭声也不响了,要不是命长...也幸存不下来...尽管说这话使母亲有点难为可依然面带笑容,看样子她无怨无悔,我真服了她们这一辈!
    母亲虽年事已高,但念念不忘党的事业,时时关心党的生活。2010年庆祝建党七十周年,唱红歌、颂伟大党活动中,母亲与亲家母(同年入党,比母亲大三岁)积极组织老党员排练节目,重唱当年红色革命歌曲,近70年过去,一首首红歌如数家珍,句句不忘,喉润腔正,有如此的记忆令在场的人惊异不已。一个秋高气爽,挂果披金的天气,母亲被选送到县里,一首《送郎当兵》唱响全县,获得县里老年组红歌第一名,在电视台连播。母亲惊人的记忆力以及多才多艺,是我做儿子的自愧弗如。她自幼苦难,13岁丧母,自愿挑起家里的针头线脑,练就了一身“好成领”真功夫,时至今日,八十几的人了仍不减当年志趣爱好,扒花绣叶,为儿女、外孙、小外孙垫腰絮裤......至今我脚下是母亲为我纳得绣花鞋垫;座下是母亲为我缀的百家百衣花蒲团;枕下是母亲为我弥得花枕头与孙辈们书橱里的花书包......
    记忆中,我们母子很少有正面冲突哦。不要说现在,即使是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少年也不记忆几回。如今人际关系物化的当今社会,就算儿不孝,囊中羞涩的我,她从未抱怨过,倒是老人家自命不凡她的儿子刚强、正直,干干净净过在这个世上不易而为之心安理得,我也引以自豪我能有这么一位包容海涵的母亲深感欣慰。
    母亲啊,母亲,我亲亲的母亲,您是儿唯一的骄傲!

 

 
 
  赞                          (散文编辑:可儿)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导读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山溪水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07-23 12:07 最后登录:2017-07-29 22:07
优美散文
热点散文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