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网: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 知青夫妻
  • 【签约作家福利稿酬】
  • 【文轩网】网站公告
  • 文轩网稿件排版工具
  • 【文轩网】投稿解答
  • 文轩网签约作家名单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精典美文推荐:
    拾暖,冬藏 拈花一笑,天涯携君 读报打油五题 灰色的等待 独步青衣,戏剧人生 读报打油四题 书屋 励志 人生 人生,励志 土家老村家乡的苹果树 爱情 打核主意 (诗句) 讲课 于爱情之外的牵挂 广场舞扰民 监管混乱 文化 时评 廖榕 远方的你 那些年 残缺 旧时光 失恋在成长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孽缘花;听雨楼

孽缘花;听雨楼

散文
时间:2013-05-06 08:21散文来源:文轩网 散文作者: e2326170508点击:
        

  (一)
  卓言又回到了杭州城,虽然四周到处都是美丽的山岳、森林、平野、湖泊、河流和大海,也有热闹的街市,壮观的寺庙和建筑。但这一切都不能打开卓言心目中的结。
  他到底发现了什么,而使得他又这么匆匆的赶回杭州城呢?
  就在三年前,杭州城中来了一位再武林中随便跺跺脚,便能掀起惊涛骇浪的大人物。
  虽然年纪尚轻,只有二十岁出头,但是在武林中只要讲出他的名字,那可真的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他便是听雨楼的楼主——柳荫。
  关于柳荫,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因为参加一场轰动武林的比武招亲大会,以一枚绣花针技压群雄,打败各方前来求亲的英雄,所以马上一步登天,成为江湖上万人敬仰的听雨楼的乘龙快婿。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柳荫加入听雨楼后第二天,武林中就发生了一场血腥的大屠杀,刚刚支离瓦解的邪云教突然死灰复燃,大肆偷袭武林七大门派,使各派死伤惨重,元气大伤。而听雨楼的楼主和女儿也随着这场战争神秘的失踪,此事不了了之,成为江湖上一大悬案。而柳荫顺接任听雨楼的楼主之后,就不断的对外征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来扩张听雨楼的势力,弄得民不聊生,怨声四起。渐渐的,许多武林人士纷纷对听雨楼表示不满,所以三年后的今天,武林又崛起了几股新的势力,如今的江湖,表面看似平静,暗地里却是风起云涌。
  (二)
  深夜,大商财楼的内厅书房里,吕翩翩正在和一位黑衣蒙面人秘密的交谈着。
  “翩翩,这三年来那老头子可安分?还有我上次交待你去办的事情,你现在办得怎么样了?”“主人放心,那老头子中了你的“迷花雾”,又被铁链锁着,即使他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从我这机关重重的地下室里逃走。至于你上次交代的任务,我已经派人开始展开行动,而且都进行得很顺利,我想这些主人都知道了吧!”吕翩翩说完,鄙夷的看了一眼眼前的主人,有那么一瞬间,从她眼神里透露出了杀机。但转瞬即逝,而这黑衣蒙面人却没有察觉到吕翩翩的异样。
  “没错,这些我都知道,不过有件事情,我不满意,三年了,你们为什么还是没有一点他的消息,真不知道你们平时都干什么去了?”
  吕翩翩吓得腿直打哆嗦,主人的心狠手辣是出了名的,一不开心就可以随时要了她的性命。只是她不知道主人苦苦寻觅那人作甚。三年来,每次主人提到这个人的时候,马上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眼睛里没有了杀戾之气,活脱脱一副小女人的样子。好几次看得她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翩翩知罪,翩翩一定不负主人所托,尽快的找到此人。”
  “如此甚好,算算时间,他也应该回来了。”话未说完,人已飘到十丈之外,只见一道黑影迅速的射出,极似一道青烟往城外追去。
  两条人影,宛如天上的流星,咻咻咻的穿过杭州城。
  前面那人似乎发觉后面有人跟踪,赶紧加快脚步往西湖奔去。后面那人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缓缓的跟随其后,两个人就这么追逐下去,很快的便来到了雷峰塔前。
  前面那黑衣人见摆脱不了来人,心底暗起杀机,只见他纵身一跃,轻点塔外瓦檐,人已站到了塔顶之上。这份轻功,放眼整个武林,又有几人能及?不料跟随再后的那个黑衣人更是厉害,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整个人就宛如火箭一般,直直的向上飚去,其身形轻如鸿雁,转眼间也已到达塔顶。二人就这么彼此凝视着对方,默不作声。像是要从对方的眼中,得到一切答案。终于率先登上塔顶的黑衣人打破了僵局,开口说话了。
  “你是谁?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又是谁,为何大半夜的出现在大商财楼里。武林中人人都知道大商财楼乃是邪云教的秘密联络站,你去那里,摆明了你是邪云教的人,或者至少也和邪云教有关吧?”
  “你刚才偷听了我们的谈话?”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真相,那我便留你不得,今天你撞上我,算你倒霉。”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他刚才亲眼目睹了这黑衣人上塔的那份本事,确实不是他所能及的。
  “是吗?要我的性命也不难,只要你敢动手,况且我我对你的身份也很感兴趣呢!”
  此话一出,两个人都一动不动,静静的凝视着对方,谁一动,谁就死。
  夜风阵阵的袭来,然而不管又多大的风,都敌不过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终于还是有人先出手了,听雨楼的楼主,终于承受不了这庞大的压力,看中对方要害,一针射出。
  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只见另外一名黑衣人身形突然一闪,消失不见了,待柳荫反应过来,那黑衣人却已经来到他的上方,一把扯下了他脸上的黑巾。
  “我果然猜得没错,原来你真的是听雨楼的楼主啊!想不到堂堂听雨楼的楼主,竟然也会和邪云教勾勾搭搭,背地里做出这等令武林人士不齿的事来,此事要是传了出去,江湖上一定会形成最大的笑话,而且很有可能会造成另一场风暴哦!”
  柳荫身份暴露,恨不得立即杀了眼前之人,奈何此人武功实在是深不可测,他的招式在那人眼里就如同三岁小孩在打拳,没有任何的威胁。不过,那人明显不想取他的性命,只是一味的闪躲,并没有主动攻击。
  柳荫累得大汗淋漓,干脆停下手来不再进攻,站在一旁,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哎!我说你怎么像个女孩子似的,这么经不起折腾,再来打啊!”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不还手。”
  “这个你就不必知道了,柳楼主。”
  “依你的武功修为,只要你能够投入到我们听雨楼,日后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的,不知你意下如何?”
  “楼主是想拉我一起下水,受万人唾弃吗?我这个人向来自由惯了,对功名利禄没有什么追求,楼主还是多求自福吧!我走啦!”
  “等等,你难道真的不再考虑看看吗?”
  “算了,这种事你还是另找他人吧。”说完,那黑衣人翻身下塔,往西湖而去。不经意间却把怀中的紫色蔷薇花瓣遗落在了地上,恰好被随后下塔的柳荫拾到,他摩挲花瓣的手突然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嘴角上扬起了一抹诡异的微笑:是他,他终于回来了。
  (三)
  水光潋滟晴偏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此时虽已是深夜,但在西湖上还是传来阵阵歌舞声音,为这美丽的西湖点缀了许多色彩。
  那黑衣人来到西湖边,望着到处歌舞欢笑的书舫,心中不禁感到一阵莫名的惆怅。
  四年前,邪云教大举入侵中原,在中原大地上肆意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激起了中原武林人士的愤慨,当时号称“天下第一楼”的听雨楼发召全天下武林人士,一起对抗邪云教的入侵。这一仗可真是惨烈,双方各有伤亡。邪云教教主夫妇更是为了保护女儿而被听雨楼楼主丘天落斩掉头颅,客死异乡。至此邪云教势力大减,无力再战,只能向西撤退。
  而丘天落并没有就此罢手,他担心逃逸的女孩会带着教众再次前来偷袭,因此便派出了他的得意弟子卓言暗地里跟踪,打探邪云教的一举一动,发现异常便立刻诛杀。然而卓言这一去就失去了影踪,直到三年后的今天,他才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这其中的缘由,还得从卓言认识秦嫣说起。
  秦嫣便是邪云教教主的女儿,邪云教的圣女。当时她眼睁睁看着双亲被斩下头颅,那种痛苦毫无异是在她心口里插了一把刀。虽然她和教众逃了出来,可是失去了双亲的保护她又能做什么呢?她一生从未杀过人,可到头来却落得如此下场。她想不通,人为什么总是要杀来杀去,功名利禄真的那么重要吗?假如可以选择的话,她宁愿生在一个没有战乱,没有仇杀的偏远地区,一家人和和睦睦的过着安逸的生活,可这也只是她的妄想罢了!这一生她注定要在这样的大枷锁下苟延残喘过一生。
  她是有梦想的女孩,当梦想不能被实现,她只能选择死亡,也许在那边她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卓言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把脖子伸进了系在树上的素带里,就差一步,她就可以飞向自己的梦想了。可是讨厌的人类啊!为什么偏偏连这点小小的机会也不留给她啊?
  卓言把她从死神那里硬生生的拽了回来,女孩眼中流露出了无辜、彷徨和恐惧的眼神。让卓言怔住了,世间竟有如此清澈无邪的女子?宛如当年痛失双亲的他一样。尤其是她看向他说出的那句话,更是让卓言震惊。“我最亲的人已经离我远去,我的梦想又不能实现,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死。或者你一剑杀了我吧!就当成全我这个可怜人的小小愿望好吗?”他们的身世是如此的相似,相似得让他有一种想要把她拥入怀里,一辈子用心去呵护的感觉。但最终他没有那么做,他只是微笑着对她说:“好好活着,因为我会让你感受到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美好。”
  一句话,让女孩不由得又重新审视了一遍眼前的人,他不是来杀自己的吗?怎么会对她说出那样的话呢?她不解,人啊!真的是世间最复杂的动物,你永远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或许简单就好,没有烦恼,没有困惑,没有欺诈,那样的世界该有多美好啊!
  渐渐的,女孩和卓言熟络了起来,他们彼此都把对方当做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卓言也知道了女孩叫秦嫣。他们有时会背对背看日出,数天上的星星。有时又一起上山捕猎,下河摸鱼。日子就这么一天过去,没有波澜起伏,很美!他们就像热恋中的男女一样说着情话,过着简单快乐的生活,谁都没有预料到这平静的生活只持续了半年,便被无声的打破了。
  不知道丘天落是怎么找到他们两个的?秦嫣只记得那老头一见到他们就满脸杀气,恨不得食之肉,啃之骨。当丘天落命令卓言杀掉她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们不再有那样美好的生活了。只是她相信卓言,他是舍不得对自己下手的,正如半年前的他一样。事实证明,卓言的确违背了师命。带着她逃离了那个他们生活了半年,充满一切美好回忆的地方。
  然而逃亡的生活是痛苦的,每天都要提心吊胆。渐渐的,卓言不想让秦嫣跟着自己受罪,便把她安置到了杭州城里,并且和她定下了三年之约。而他也毅然的离开了她,继续在外逃亡,只有这样,丘天落才不会想到她就藏在这杭州城中?而他间接的也保护了她,这良苦用心不言而喻。
  现在他回来了,三年了,不知道她是否还如约的在这里等他?不知道他是否会因为时光的流逝而忘了他呢?回忆起当年,他们一起欢笑、愉快,幕幕呈现在他的眼前,紧紧地扣住心弦!
  数分钟之后,他迅速的脱下一身黑衣打扮,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快步行至他们相约的地点。
  这人看着湖中的书舫,想也不想,纵身一跃,整个人凌空滑翔飞去,动作轻盈得像是一只绝尘而去的仙鹤。整个西湖上,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刚才他施展那绝世的“凌空虚度“轻功。
  “嫣儿,我回来了!”就当他来到书舫,准备要进到里面去找秦嫣的时候。
  突然,一轮剑光,划破长空,向他身上划来,带着冷冷的寒意。
  “大胆淫贼,竟敢擅闯我家小姐的书舫,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他虽然遭到袭击,但是却显得很镇定,脚步向后一撤,身子一滑,已夺下了对方的兵刃。
  那是个长相还算标致的姑娘,只是此刻却用一双充满怨气的杏眼盯着他,腮帮子气得一鼓一鼓的。长这么大,她何曾受过这样大的委屈,看着自己的武器被夺,眼泪几乎就快滚落下来。
  卓言最受不了女孩子在自己面前哭了,掂了掂手中的剑,丢还给了女孩。
  “姑娘,刚才多有冒犯,还望见谅!只是姑娘这一剑也刺得太过突然,我唯有夺下剑才能避开。况且这也只是一场误会,我不是什么淫贼,我来这里是找秦嫣姑娘的。”
  “哦!你说你来找我们家小姐,可有凭证?”
  “我是卓言,麻烦你进去通报你家小姐一声,就说我回来了。”
  “卓言哥哥,是你,真的是你!”秦嫣自房中走了出来,二人一见面就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使得在一旁的女孩看得迷迷糊糊。
  “嫣儿,这三年来,真是苦了你了!”
  “卓言哥哥,嫣儿不苦,只要你心中还挂念着嫣儿,还能回来看嫣儿,嫣儿就已经很知足了。”
  激情过后,两人才慢慢的放开对方!卓言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痕,这才注意到身边还站着一个女孩,于是不好意思的问道:“嫣儿,她是谁啊?为什么叫你小姐,我怎么以前从没有见过。”
  “卓言哥哥,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向你介绍啦!她啊!是我两年前在西湖畔结识的好朋友,叫吕翩翩,你走后,一直是她在照顾着我呢?”
  卓言又仔细打量了一番吕翩翩,这才开口道:“翩翩姑娘,多谢你替我照顾嫣儿,刚才的事还望你别放在心上,我这里再次向你道歉。”
  吕翩翩抢道:“哪里,刚才明明是我不好,该道歉的应该是我,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我看你和小姐好久不见,一定有好多话要说吧!你们先聊,我到里面泡壶茶去。”话一说完,她便转身进去了。
  两人就这样站在屋外海南地北的聊了起来,无非就是说一些三年来各自的经历。只是说到吕翩翩时,秦嫣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清楚。本来初次相见,卓言就觉得吕翩翩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此刻秦嫣的话语倒是引起了他的警觉,吕翩翩绝不简单。但之后的几天,卓言还是把自己完全放松,慢慢的享受和秦嫣在一起时的快乐。
  (四)
  相聚的离别的开始,离别是相聚的开始。没有离别哪有相聚,没有相聚又何须离别?
  卓言这次回杭州,除了履行当年的约定外,更重要的便是查出师父丘天落和师妹丘琴的下落。而现在他已经有了师父的消息,尽管在某些地方他不认可师父的做法,他也舍不得离开秦嫣。但师父从小把他带大,授他一身武艺,一日为师,终身为师。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师父被奸人所杀而无动于衷吧?
  深夜,他收拾好行李,看着熟睡中的秦嫣和吕翩翩,留下一封书信给她们,心里一阵感伤,但随即还是一纵身,凌空而去。
  卓言离开西湖之后去了客栈,为免江湖中有人认出他来,他易了容,这还是秦嫣教给他的看家本事。
  第二天,天还没亮,卓言便早早的起来,准备离开杭州,前往洞庭湖,寻找慕容狄和莫容珊兄妹。
  不料,还未等他走出客栈,便有一穿着华丽的中年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公子可是卓言,卓大侠?我们家主人有请。”卓言稍微一愣,自己是易过容的,应该不会有人认出才对啊!但他还是如实回答了对方的提问。一来他想知道对方是谁?二来他也想顺藤摸瓜找出一些邪云教的蛛丝马迹。因为瞥眼间他看到了那人手腕上的火焰图案,是邪云教特有的标志,一般人很难发现。
  卓言随中年人去了“聚贤楼”,发现邀请他的竟然是上次与之交手的听雨楼的楼主柳荫。
  “卓公子可真是一表人才,难怪连前邪云教的圣女也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放弃了血海深仇。”
  “不知柳楼主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卓公子千万别误会,上次匆匆一别,我也没有尽到地主之谊,不知卓公子今天可否赏脸陪我喝几杯?”
  “柳楼主说笑了,我们这是头次见面,何来一别之说呢?”
  “明人面前不说假话,前几日我在西湖附近碰到了一黑衣蒙面人,瞧那身段,那武功,普天之下,也只有你卓言一个人能让我折服了。况且,以我们听雨楼在江湖中的地位,要查出一个人也并非难事。”
  “既然柳楼主认定我就是那黑衣蒙面人,为何还敢和我同坐一桌,难道不怕我杀了你吗?”
  “哈哈,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率性的人,你要是想杀我,上次不早就动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呢?”
  卓言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笑得有点僵硬,到现在他还是没有看出自己什么地方出了破绽,这么容易就让柳荫识出身份来。要知道他的易容术可是尽得秦嫣真传啊!除了她,其他人是绝对认不出自己来的。莫非……不可能啊!卓言打断了自己愚蠢的想法。
  “其实我今天邀请卓公子过来,并没有什么恶意。还是那句话,你是否愿意加入我们听雨楼,只要你点头,其他的条件随你开。”
  卓言呷了一大口酒,抹了抹嘴唇笑道:“我本来就是听雨楼的人,楼主难道忘记了吗?只是这回恐怕又要让楼主失望了。”
  “卓公子为何这般坚决,难道现在的听雨楼就让你那么可怕吗?”
  “楼主说的哪里话,听雨楼始终都是我的家,只是现在一切都变了。我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再回到这里。若楼主还要继续谈论此事的话,那我只好告辞了。”卓言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费口舌,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办,不等柳荫开口他就匆匆的离去。
  看着卓言离去的身影,柳荫跺了跺脚,口中骂道:“好个死卓言,人家苦苦等了你三年,也找了你三年。好不容易相见了,你却这么对人家,莫不是见了那“秦嫣”之后变了心,真是伤透了人家的心呢!”说完,才想起自己的身份特殊,他又怎么会想到他是谁呢?想到这她便恹恹的离开“聚贤楼”,回听雨楼去了。
  (五)
  卓言和听雨楼楼主见面之事很快就在江湖上传开了,一时间流言四起。卓言知道这是柳荫故意放出去的消息,目的就是逼他回到听雨楼。对此,他对柳荫是嗤之以鼻。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卓言还是乔装打扮了一番,这才趁夜进入洞庭湖的。
  到了岳阳城,他立即发现离自己不远处,正有人在进行搏杀,他想不透这大晚上的怎么还会有人在打架。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好奇心还是促使他走上前去一探究竟,这一探不要紧,却救下了身临险境的慕容狄和慕容珊兄妹。
  “你们没事吧?我正要去找你们呢!”
  “你是?”
  “怎么,才三年没见,你们兄妹俩就不认识我啦!真是该打,我是卓言啊!”卓言撕下了人皮面具。
  “卓言,你真的是卓言。”慕容珊一看到这个令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此刻就站在自己面前,竟不顾少女的矜持,一下子扑到卓言的怀里,眼泪扑簌扑簌的直往下掉。打湿了卓言的大片衣襟。
  “好了,珊妹,别哭了,你们身上还有伤,我先带你们回客栈休息,治疗一下你们的伤势,走!”说着便扶着慕容狄,慕容珊兄妹,一同往城里而去。
  客栈房间里,卓言先后替兄妹俩疗伤,耗损了大量的真气,要不是他身手好,差点也便虚脱了。为此,兄妹俩对他是感激涕零。
  事后,三人叫来酒菜,边吃边聊。
  慕容狄问卓言道:“三年前,卓兄和秦嫣姑娘私定终身,后来又双双神秘失踪,不知卓兄去了哪里?现在江湖中人人都传你已经回到了听雨楼是吗?”
  卓言忙道:“我并没有失踪,我只是带着嫣儿一起逃避师父的追杀,可是如今师父他……哎!不说了,至于我回到听雨楼这件事纯属捏造,如今的听雨楼已经不是以前的听雨楼了,我已经查出我师父就是被现任的楼主柳荫给囚禁了。我这次来就是想找你们兄妹俩帮我去救出师父来的。”
  “卓兄是说丘天落还活着吗?”
  “嗯!家师就被囚禁在大商财楼的地下室里,那里机关重重,你们慕容家素来对机关地图有很好的研究,所以我来请你们帮忙。”
  “卓兄不用这么客气,我们兄妹一定鼎力帮你救出你师父。”
  “对啊!卓大哥,事不宜迟,未免夜长梦多,我们明天就去帮你救出你师父。”慕容珊插口道。
  “如此,卓言在此多谢你们兄妹俩了。”
  (六)
  翌日,卓言一行三人在船夫的载运下,回到了杭州,可是当他们毫不休息的赶到大商财楼时,一切都已经晚了。听雨楼的人已经提前动手啦!
  、柳荫早已料到除了大商财楼的丘天落之外,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把柄在卓言手上了!所以必须将丘天落除去,以免后患无穷。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不会泄露秘密,那就是死人。
  卓言见到现场一片混乱,所有的机关暗器都已启动。就了解到了一切。此刻满怀的失望和无奈,沉重地击中他的胸口,他沮丧到了极点,也许一早就出手相救的话,事情就不会演变成现在这种局面了。虽然很失落,不过他还是振作起精神,走出了大商财楼。
  慕容兄妹也恹恹的跟在他身后,他们本来是帮忙来的,可眼下什么也没有做。兄妹俩心里怎么说也过意不去,看着前面拖着沉重步伐的卓言,走在这热闹的街市上,仿佛没有灵魂似的。全然漠不关心路上的情形,兄妹俩除了叹气也无能为力!
  大概是走累了,也饿了,而且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卓言突然停下步子,招呼兄妹俩去了一家客栈,叫了一些酒菜,便独自吃了起来。或许是吃饱了就可以忘记一些不想记起的事吧!兄妹俩没有拒绝。
  吃饱了还得上路,人就是这么循环着走过来的。出了城门,路上的行人只有零零落落的一两个,其余的都赶着在天黑之前进了城里。
  过了不久,卓言被脚下的东西绊了一下,这才从失落中恍过神来。低头一看,竟发现脚底下躺着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是伤的人,看样子,命不久矣!
  出于同情心,卓言俯身下去,用手扳了一下这人的身体,这一扳不要紧,却把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那不正是他想要去救出的师父丘天落吗?看着师父遭此磨难,卓言这个热血男儿也不由得留下了眼泪,慕容兄妹静静的站在一旁,眼睛也是红红的。
  丘天落还是那股倔脾气,看到卓言后,他挣扎着抬起手来就扇了卓言两个耳光,虽然力道很弱,但是卓言却痛彻心扉,师父到现在还是不肯原谅他,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孽徒!你干的好事,你背叛师门,引狼入室,为师有今天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师父,我……”
  “你记住,从今以后,你再也不是我丘天落的徒弟。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的话,你就帮我去找回你师妹,她就在柳荫的手里。顺便把听雨楼带回正轨,柳荫他其实是……是……妖女。”丘天落吐出最后一口气,便气绝身亡啦!
  卓言不知道丘天落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柳荫怎么可能是妖女,怎么可能?
  (七)
  柳荫回到听雨楼时,吕翩翩已经在内室里等他了。床上还躺着一个被点了穴道的女人。
  柳荫一走进房间,吕翩翩便迎了上来。
  “主人,事情办妥啦,那老头已经被处决了。”
  “嗯!翩翩,你这次功劳可不小,回头我一定好好的奖赏你。哦!对了,这丫头还好吧?她是不是还是不肯吃任何东西。”柳荫倒了一小杯茶,自顾自的饮了起来。
  “还好,她昨天已经肯吃一点东西啦!”吕翩翩眼里含着一丝泪光,强忍着心中痛楚应道。
  柳荫似乎是太累了,慵懒的伸了个腰,也没多去注意吕翩翩脸上的变化,反而嘱咐她要好好的对待床上的女人,他留着还要大用,便径自离去了。那一刻,吕翩翩的泪连珠带玉般的滚落在地,交织着她那万般疼痛的心,终于她无声的瘫坐在地,手中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四天后,卓言收到了听雨楼发来的邀请函,信中说只要他能够回到听雨楼,就立刻放了他的红颜知己秦嫣,又是听雨楼,又是那个无理的要求,这摆明了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嘛!
  卓言哼了一声便把信函撕了个粉碎。正好他也要去听雨楼为师父讨要个说法,那就新帐老账一起算吧!
  就在卓言到达听雨楼时,柳荫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知道像他们这样的高手,一点错误也不能犯,否则将造成无法弥补的遗憾!
  有的人一生中不知犯下了多少错误,但是他却依然活着。而有些人一生从未犯错,但只要他一不小心犯错,就会造成致命的伤害!为何会如此?只因这二者之间,一是属于平凡,平凡的人犯了错,多半会得到原谅,但不平凡的人只要一犯错误,往往就会万劫不复,永不得安宁。
  卓言见到柳荫时,四周并没有一个人,连秦嫣也不见踪影。他很是惊诧,此番他孤身前来听雨楼除了要为师父讨个说法外,更重要的便是要救出被绑架的秦嫣。可眼下的境况告诉他,他中计啦,这分明就是一个圈套,而秦嫣只是诱饵而已!
  “卓公子果然是守约之人,而且胆子也挺大,居然一个人就来了。”柳荫满脸微笑的看着卓言。
  “哼!对付柳楼主这样的下流角色,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又何必带人来呢?废话不多说,秦嫣人呢?你把她怎么样啦!“卓言完全无视他的微笑,他的心里担心的只有秦嫣的安危。
  “哈哈!卓公子果然有情有义啊!不过我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把人交给你的。”柳荫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看着就恶心。
  “你有什么条件,就请直说吧!”卓言早知道他会这样说,所以早就想好了应对措施。
  “我的邀请函上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就是你加入听雨楼,记住,是我的听雨楼,不是你那个狗屁师父的。”
  “哼,难道你就不怕养虎为患吗?所以还是算了吧!我不想受人指使,我们还是谈正事吧!”卓言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的要求。
  “既然你这么坚持的话,那就算了,我还是先把人带出来让你看一下,免得你不相信我。翩翩,把人带出来吧!”
  “等等,还有一件事我想问你,我师父是不是你杀的?”
  “这事你既然知道,我也就不再隐瞒,没错,人是我杀的,那又能怎样?”
  卓言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不要脸,杀了人还理直气壮,死不悔改,那就怪不得他了,以前不杀他,是因为觉得他还不够坏,现在嘛!哼哼。只要见到秦嫣后,他一定将这个武林的败类杀了,为民除害。
  可是,他们都错啦!出来的不是秦嫣,而是吕翩翩。脸上带着冷冷的寒意,让人不寒而栗。手中张开一长弓,一支淬了毒的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诡异的射向柳荫,来不及闪避,毒箭穿胸而过,带着柳荫的不可思议稳稳的顶在了瓦楞上。刹那间,柳荫整个身体往后倒去,大脑里一片空白,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向最信任的吕翩翩,如今居然对他下此毒手。体内的功力也在渐渐的消失,看来毒液已经侵入了内脏,恐怕挨不了多少时辰啦!卓言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默默的看着这场内讧该如何收场!
  “翩翩……你为什么要……杀我啊!”柳荫死不瞑目。
  “翩翩,你怎么会在这里,秦嫣呢?”卓言匪夷所思。
  “哈哈,你们看清楚我是谁?”吕翩翩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具,映入两人眼帘的居然是丘琴。
  “是你……怎么会?”柳荫脸上充满了不信。
  “师妹,怎么是你?”卓言诧异。
  “师兄,亏你这么聪明,竟然没有看出身边的秦嫣只是个冒牌的家伙吗?他。”丘琴用手指指着奄奄一息的柳荫说道:“他才是你那朝思暮想的秦嫣姑娘,哈哈!”
  “想不通吧,让我来解释给你听吧!秦嫣姑娘的易容术果真是天下无双啊!我学会之后,居然连她也瞒过了,当真有趣得很哪!师兄,之前和你在西湖书舫上见面的秦嫣就是我假扮的,不过这一切都可是按照她的旨意去办的哦!你要怪就怪她吧!”
  “那翩翩呢?”柳荫躺在地上无力的问道。
  “那个傻女孩,早叫我杀了,至于现在这个就是我啦!你一定很奇怪被我抓回来的那个女人是谁吧!她只是我在大街上随便找来充数的,哈哈。”
  卓言听着师妹说了一番话,不可置信的看向地上躺着的柳荫,颤抖着手在他脸上摩挲了一下,很快的便当真扯下了一块人皮面具来。如果有机会再来一次的话,卓言宁愿相信躺在地上的人就是柳荫而不是秦嫣,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他去推翻。
  看到秦嫣那苍白无力的脸,卓言仰天长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八)
  原来卓言当年离开秦嫣后,丘天落不知怎么的就找到了她。幸好当时有教中人经过,救走了她。回到邪云教的秦嫣恨透了丘天落,于是就拟定了这样一个计划:以柳荫的身份打入听雨楼,捉住丘天落父女,好好的折磨一番。等到卓言回来后,她就立刻离开听雨楼,和卓言远走高飞,再也不理江湖之事。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些教众自从进入听雨楼后,就无恶不作,闹得人心惶惶。而她作为楼主又无能为力,眼看着百姓们怨声载道,武林中人不满。她只能祈求卓言快点回来,带她离开江湖这个是非之地。而那次的交手却让卓言对她起了敌意。原本想卓言恨的只是柳荫而不是她,只要她恢复了女儿身,卓言一定会回到她身边来的。只是她的算计全部都在丘琴假扮的吕翩翩的掌控之中。那次见面本来她可以去的,可是她听信了吕翩翩的话,让吕翩翩去了,这才让他们擦肩而过!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看着丘琴得意的笑脸,秦嫣惨白的说道:“你好狠的心哪?为了取得我的信任,你居然连自己的爹都下得了手,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哼!为什么,我从小就深爱着我的卓言哥哥,爹爹也答应过我只要师兄当上了楼主,就为我们举办婚礼的。是你,是你的出现,抢走了我的卓言哥哥。他为了你,背叛师门,流亡在外。你知道我有多心疼吗?所以我恨你!就在你绑架了我们父女俩的时候,我就发誓这辈子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还好老天给了我机会。哈哈!”
  “疯子,你这个疯子。”说完,秦嫣剧烈的咳嗽,嘴里沁出了大量的暗红色血液,浸红了整片前胸,耀眼的红,刺得卓言的心不由得疼了起来。
  “对,我是疯了,是被你逼疯的。我爹被你折磨得不成人样,我只能送他一程,让他脱离你的魔爪,你以为我好受吗?要不是你,我们家也不会变成这样,卓言哥哥也不会不要我。”
  卓言没有去理会她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地上的秦嫣,手抚上她那惨白的脸,慢慢的摩挲着。眼泪无声的滑落,打在秦嫣的身上,泪水和血水的交汇,奏成了一曲伤感的离别音乐,嘴里喃喃道:“嫣儿,为什么会这样,你为什么要骗我?”
  “对不起,卓言哥哥,我也不想这样的,只是每当想起我父亲母亲身首异处时,我的心就莫名的疼。我讨厌战争,可是战争却带给我挥之不去的痛苦,要不是丘天落,我想我们一定会很幸福的生活下去的。”
  “嫣儿,你爱过我吗?”
  “爱,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哼!你爱他,你拿什么去爱他,你杀了我爹,他还会相信你吗?”丘琴在一旁讽刺的说道。
  “卓言哥哥,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就算我骗了全世界的人,我也不会骗你的,我是真的很爱你,只可惜我以后都不能和你在一起了。你还记得你送我的蔷薇花瓣吗?我们一人一片,说是等到重逢的那天拿出来作见证。你的那片上次遗落在了湖边,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被我捡到了。我就把两片花瓣绣在了一块手帕上,我现在就……拿给……你看。”秦嫣说了一大段话之后,终于无力的垂下手臂,已然断了气。手中的蔷薇手帕也无声的落到了血迹斑斑的地面上,混着血腥的味道,留下了哀婉绝唱的篇章。
  今日送君须尽欢,来日天涯两茫茫!你说过,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欺骗了你,你就会亲手杀死我,可最终你还是没有下得了手。今生我不能陪你,来世我一定一百倍的补偿你。
  很久之后,卓言才抱起秦嫣的身体,无力的向前走去,无视丘琴对他撕心裂肺的呐喊。那一刻他突然明白,缘来缘去,缘如水,到头来,总是空。情皆是妄念,这世间的种种生离死别,来了又去,犹如潮汐,可是所爱的人呢?如果你真的曾经爱过,那么就永远也不会忘记!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1)
10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导读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 那些还在吗
  • 斗狼记1
  •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一章 用武力说话
  • 独守孤城守候未归人
  • 家有儿女(第十八章)
  • 家有儿女(第十七章)
  • 囚犯的妻子 第十章 可恶的夫妻
             
最新评论  共有0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e2326170508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05-06 08:05 最后登录:2013-05-10 09:05
优美散文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重,因为县医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热点散文
  • 爱上你,等于爱上眼泪
  • 微风浮动的青春
  • 盗墓笔记秦岭神树篇在线免费读
  • 经得住此生不换,逃不过似水流年
  • 盗墓笔记云顶天宫在线免费读
  • 荒村进士第
  • 当爱已成往事(一)
  • 欢 颜
  • 什锦安夏
  • 眼里那株蔷薇开了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