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网: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 知青夫妻
  • 【签约作家福利稿酬】
  • 【文轩网】网站公告
  • 文轩网稿件排版工具
  • 【文轩网】投稿解答
  • 文轩网签约作家名单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精典美文推荐:
    拾暖,冬藏 拈花一笑,天涯携君 读报打油五题 灰色的等待 独步青衣,戏剧人生 读报打油四题 书屋 励志 人生 人生,励志 土家老村家乡的苹果树 爱情 打核主意 (诗句) 讲课 于爱情之外的牵挂 广场舞扰民 监管混乱 文化 时评 廖榕 远方的你 那些年 残缺 旧时光 失恋在成长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浪漫花季

浪漫花季

散文
时间:2013-05-07 12:58散文来源:文轩网 散文作者: 仰天长笑点击:
        

  那年,花丫很幸运地考取了县重点中学。
  入学不久,学校就组织召开家长会,花丫没告诉父亲,为了能让她上高中,弟弟辍学了,卧病在床的母亲不让父亲去抓药,自己上学的费用都是一家人省下来的。
  父亲有腿疼病,上个月,他的腿病又犯了,家离县城几百里路,怎么忍心再折腾他老人家呢。以父亲的脾气,他就是背上干粮步行也要来参加家长会的。
  花丫低着头不敢看同学和老师,她感觉到同学们的眼睛都在盯着她。
  一阵鼓掌声把花丫从深思中惊醒,原来是教育局黄局长代表家长们讲话。黄局长讲完后,学习委员婷以学生代表发言,婷的言谈、举止得到了在座家长们地赞许,作为父亲的黄局长很为女儿高兴。
  家长会后,同学们回到宿舍,谈论起参加家长会的事,婷很不高兴地说:“今天是谁的家长没有参加开会?”她们把目光对准了花丫。“这不是影响我们女生宿舍的荣誉吗?”花丫涨红了脸,不知道该给她们说什么好。
  “对了不是”婷又变了一种腔调。“大伙想想,她家离县城这么远,打车参加家长会合算吗?你呀!经济观念倒是很强的,还是回家陪你妈去吧。”她们一阵大笑,“你……你……”花丫紧紧地咬住嘴唇,无奈地看着盛气凌人的婷。
  太阳慢慢地落下了山头,晚霞映红了半边天,刹时,一团黑云弥漫开来,遮盖了晚霞的余辉,黑夜来临了,一股悲凉的气氛包围了她。这又怪谁呢?只怪自己生长在农村,现在成了这些女生的“开心筒”。花丫想,总有那么一天,我也会像她们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去玩、去唱、交朋友,做自己想做的事,想到这,她暗暗地在心中憋了一股劲。
  在校园的林荫道上,花丫看到婷从对面走来,样子很急,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婷,去哪儿呀!”花丫向她打招呼。“讨厌”。婷重重的摔出两个字,脸色很是不满,呛的花丫不知如何是好,花丫的表情很尴尬。
  花丫很沮丧,她想了很多很多,自从入学到现在,遭受的都是她们无端的欺辱。我真的讨厌吗?花丫问自己。你是谁呀?人家可是局长的千斤阿。这样的日子还会继续吗?我该怎么办?家中劳累的父亲,重病的母亲,辍学的弟弟,一桩桩,一件件的往事,在花丫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地放映开来,她伤心地哭了。
  在女生群体中,这些城里的女生们不是嫌弃她的练习本背面写了字,就是嫌她的文具盒太落后,书包是自己缝的。没人能瞧的起她这个乡下女孩,她只有勤奋地学习来安慰自己,鼓励自己,这颗孤独的心才算有些快乐。
  周末,学校组织舞会,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去跳舞了,花丫向老师请假,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没去参加舞会。
  这些天,花丫的心情一直不好,她只想在宿舍一个人静一静。
  她们回来后,都说她是地地道道的乡巴佬,农民意识,花丫气愤的跑出了宿舍。在街上她盲无目的地走着,一个美好的梦幻在她的心中逐渐破灭,一阵秋风吹过,一片片黄叶落在她的面前。
  靠近路灯,在不远的一个角落,她看到一个扎羊角辫的小女孩,借着昏暗的灯光在认真的看书。
  “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看书呀?天很冷了。”花丫蹲下身子抚摸着小女孩的辫子问。
  “我爸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我妈病在床上,家里没钱交电费”。小女孩纯真地回答。
  “你冷吗?”花丫问。小女孩惊奇的看着花丫的脸,没有回答。
  “大姐姐,你怎么哭了?”“小妹妹,我会来看你的。”花丫忽然明白了什么,转回头向学校走去。
  “大姐姐,我叫珍珍”。小女孩在她身后大声地喊着。
  深夜,花丫被一阵急促的哎吆声惊醒,发出声音的是婷,婷满头大汗,蜷缩着身子,样子非常难受。花丫急急地问:“你怎么了,是病了吗?”“我好难受,肚子疼得要命。”婷有气无力地说。花丫想上次弟弟吃剩饭后,就是在半夜叫肚子疼,婷的症状和弟弟的症状差不多,可能是吃了东西的缘故。她赶紧背起婷往校门走去,婷在她的背上不停地哎吆。有两个被吵醒的同学也急急地跑来了。
  真是有惊无险,花丫她们轮流着把婷送到医院,在急诊室检查后给她输液,原因是婷吃的冰激凌太多,引起了胃肠痉挛。
  期末考试的成绩出来了,老师在班里宣布了成绩,花丫取得了全班第一,婷的成绩排到了她的后面,仅得了第三名,出人意料,老师第一次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扬了花丫。
  花丫看到,老师宣布完成绩后,婷就一直低着头没抬起来。
  上次的考试,自己只得了第三名,第一名就是学习委员婷。花丫没想到,这次能得第一名,花丫的心中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没辜负父母的希望,农村学生并不比城里的学生差,担心的是婷以后对自己又是什么样的看法?迷乱的思绪牵引着她的神经,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事情也没有花丫担心的那么坏。自从她得了第一名,这些女生对她的态度由
  先前无事生非寻开心的那种做法已有了很大的转变,只是在一些时候表情中有意无意的吐吐舌头,扮个鬼脸什么的。尤其是学习委员婷,那种盛气凌人的眼光也收敛了,花丫经过她的座位不在绕道而行,收交练习本也不再在同学面前展示花丫背面做作业的本子,宿舍的卫生她们也主动动手打扫,尽管这些女生在一起时谈论的都是她们之间的事,把花丫冷落在一边,但在女生群体中,她们找花丫当“开心筒”的事悄然消失了。
  进入初秋,天气渐渐变冷了,大片的黄叶随风飘落在地上,花丫漫步在校园的小径上,看着地上的黄叶,花丫想自己就像这黄叶中的一片叶子,任风吹来吹去,自己的处境就像这黄叶一样没有着落,一种无名地伤感萦绕着她,猛然间她感觉撞到了什么,抬起头发现婷站在面前,她什么时候来的?花丫惊愕了。
  婷一脸的同情,嘴唇动了动像要说话,花丫避开了她的眼光,抬头看着树杈,婷叹息一声走了。花丫仿佛听到婷对她说:“花丫,我们不该那样对你,”花丫惆怅的心里荡漾着一种莫名的心绪,这种微妙的感觉波动着她的心弦。
  花丫发现,婷的心地是善良的,就是放不下她那清高的架子,她学习上很有进取,在某种程度上还是谦学服人的。自己一向对她的学习是很敬佩的,刚才没和她说话,花丫在心里责怪自己。
  那天中午,隔壁宿舍一名女生来叫,“花丫,门外有人找。”“找我!”花丫急急地走出了宿舍。天那,做梦也没想到。“面前是一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颧骨凸出的老人,她身穿一件破旧的棉袄,一条蓝布带系在腰间,”打了几块布丁的裤子很单薄,一双快要露出脚趾头的布鞋缚在他的脚上。一个编织袋沉重的压在他的肩上,要不是拄着一根木棍,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由于寒冷,他的双腿有些发抖,他一只手抓着编织袋,另一只手拄着木棍。要是别人,花丫一定认为站在面前的是一名叫花子。
  “噢!爸!是您?”泪水再也禁不住从花丫眼里滚落下来,凝视中父亲的身影模糊了,继而又更加清晰真切了,瞬间,她一下领略到了父亲的心境,扑上前拉住了父亲的手,阵阵的温暖在初冬的逆境中滋润着她,她感到生命春天的到来。一种无形的安慰使她有很多话想给父亲说……
  “娃,别哭了。”父亲搂着她,手在她头上扶摸着。
  父亲擅抖着双手打开编织袋,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一个用塑料裹住的小包,一层层的打开,是一件用旧线织成的毛衣。
  “娃,这是你妈躺在病床上给你织的。”你妈说:“城里的娃们穿的都是新毛衣,咱家穷,叫你别跟她们比。”父亲说着话眼泪已流出来了,“爸,您怎么啦?”父亲轻意不流泪,他一定有事瞒着我。
  “娃,你妈……你妈……你妈她……”父亲沙哑着声音,“哎,都是我,都是我。”父亲有些语无论次,用拳头捶打自己的腿。“爸,我妈怎么了?您说,您快说呀!”花丫摇着父亲的手。“你妈上个月去世了”她听到这一噩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心都碎了,花丫晕倒在父亲的怀里,“娃,别难过,你妈她去的好,她是面带着笑容去的。记住你妈的话,好好读书,给咱乡下人争气。”父亲从内衣口袋里掏出30元钱,“这是乡亲们凑的,你留着用吧!”他抚摸着花丫的肩,仿佛要把所有的亲情和温暖注入到花丫的身体。
  花丫从沉沉的痛楚中清醒了,她明白了母亲对女儿的真挚爱恋。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她深深地理解到母亲去世父亲的苦处。她深深地感到父亲老了,而且是一个孤独的老人。
  花丫双手捧着毛衣呆呆的站着,在花丫的眼里,毛衣和钱已变成了一簇火苗燃烧起来,照亮了前方的道路,带着她真诚的祈祷,一直向前……久久的……久久的……
  “花丫”随着一声叫喊,女生们一涌而入。
  “刚才的事我们都知道了,过去都是我们不好,想不到农村和城市差别这么大,请你原谅我们。”婷呢喃着说。
  “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收下,”婷双手捧着一叠钞票站在花丫的面前。
  花丫看着女生们,她哭了,婷也哭了。
  女生们的钱花丫没收,能得到她们的理解是件快乐的事儿,她已经拥有了这份快乐,阳光从窗户斜射进来映在她的头发上,刹时,她感到了浑身的轻松。
  下午,花丫没去上课,婷也没去上课,她到老师那儿反映了花丫的事,主动向老师承认了她们对花丫错误的做法。老师来看花丫了,他对花丫说:“振作起来,我们会帮助你。”整个下午,婷陪着花丫,她们谈心事,谈人生、谈学习,花丫没想到这个娇贵的局长千斤内心竟有这么丰富的感情,对人生懂得的竟是这样的多。她沉浸在一种理解和幸福的友情世界里……两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四只眼睛对望着久久没说话,她们各自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理解和宽容才是建立友情的桥梁。
  几只小鸟在树杈上欢快地叫着,初冬的太阳透过云层,一缕缕阳光映得教室的墙亮亮的,教室里一阵朗朗的读书声扩散在校园里传的很远很远。
  几天以后,在老师的倡议下,学校组织了捐款仪式。
  那晚,花丫从图书室回来,被婷堵在了门口,“花丫,闭上眼睛。”进门后,一阵生日快乐的曲子直冲进她的耳朵,她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幕过生日的情景,一块大蛋糕上面插着十六根红色的蜡烛。“还愣着干什么,过来这边坐,今天是你的生日呀!”婷拉花丫坐下,女生们一阵鼓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大伙唱着为她祝福。”婷为花丫献上了《让我们的友谊长存》、《十六岁》、《祝福》几首歌。自己长这么大从来不知道过生日是什么滋味,在燃起的烛光里,花丫看到眼前是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一条曙光大道伸向远方。“花丫,许个愿吧。”婷扶着她的肩。大伙都围拢过来,“对,许个愿。”花丫久久地注视着燃烧的蜡烛,她感到阵阵的温暖流遍她的全身。
  但愿“梦想成真,友谊永存。”一个美好的愿望在她脑海里闪过,这一晚她睡的很香。
  初冬的街道,一到晚上显的更冷,花丫和婷手挽着手漫步在大街上,晚风吹散了她们以往的隔阂,把她俩的友情吹的更近了。前面路灯下,一个小女孩朝她们喊:“大姐姐,大姐姐。”花丫跑上前去,“珍珍,你在干什么?”“大姐姐,我在等你呀!”小女孩一脸的兴奋。“我明天就要跟我爸到那个遥远的地方去了。我妈的病在那边可以治,你能给我写信吗?”花丫点点头。
  花丫和婷望着走远的小女孩,欣尉地笑了。
  花丫的父亲来信了,说学校给家里寄去了伍佰元钱,小弟又重新上学了。
  寒假到了,花丫要回家了,婷说:“她也要去花丫家看看”。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6)
10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导读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 那些还在吗
  • 斗狼记1
  •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一章 用武力说话
  • 独守孤城守候未归人
  • 家有儿女(第十八章)
  • 家有儿女(第十七章)
  • 囚犯的妻子 第十章 可恶的夫妻
             
最新评论  共有5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仰天长笑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05-04 18:05 最后登录:2013-07-21 11:07
优美散文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重,因为县医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热点散文
  • 爱上你,等于爱上眼泪
  • 微风浮动的青春
  • 盗墓笔记秦岭神树篇在线免费读
  • 经得住此生不换,逃不过似水流年
  • 盗墓笔记云顶天宫在线免费读
  • 荒村进士第
  • 当爱已成往事(一)
  • 欢 颜
  • 什锦安夏
  • 眼里那株蔷薇开了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