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网: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 知青夫妻
  • 【签约作家福利稿酬】
  • 【文轩网】网站公告
  • 文轩网稿件排版工具
  • 【文轩网】投稿解答
  • 文轩网签约作家名单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精典美文推荐:
    拾暖,冬藏 拈花一笑,天涯携君 读报打油五题 灰色的等待 独步青衣,戏剧人生 读报打油四题 书屋 励志 人生 人生,励志 土家老村家乡的苹果树 爱情 打核主意 (诗句) 讲课 于爱情之外的牵挂 广场舞扰民 监管混乱 文化 时评 廖榕 远方的你 那些年 残缺 旧时光 失恋在成长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一往情深深几许

一往情深深几许

散文
时间:2013-05-08 00:26散文来源:文轩网 散文作者: 锦瑟--柠檬点击:
        

  当被尘埃蒙住双眼,遮住心灵,周遭的事物开始变得不再是原来的模样,那时,你坚信的,不一定是真的;你不看到的,也不代表不存在。
  是谁把光阴剪成了烟花,一瞬间,看尽繁华。一树繁花,只一眼,便是天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或许只有当时心才能品味当年情。
  ——锦瑟柠檬
  【一】楔子——流星与扫把星擦肩
  时光总是很匆忙,不经意间再次滑到一个结点。
  夏暖溪不知道自己在父亲的墓碑前站了多久,心里的很多话还没有向爸爸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阻却。大雨迅速打湿了暖溪的全身,额前的碎发紧紧贴着皮肤,顺着脸颊滑下。回头再看一眼墓碑上父亲的照片,父亲依旧温柔的对着她笑,一如从前的岁月。
  等夏暖溪跑到墓园门口时,才想起早晨自己打车来时不确定什么时候下山,便没有让司机等着自己。现在大雨仍在继续,还是如此冷清的地方,自己全身也被浇透,夏暖溪站在墓园大门伸出的檐下,突然不知该向谁求助。只能低着头祈求老天赶快把雨停了,自己或许走一段就可以打到车了。
  正在她发愁之时,一辆车从墓园驶出。可能是车主今天的心情也不好,没有注意到门口被雨淋得狼狈不堪的夏暖溪,也可能是墓园门口的狮子挡住了夏暖溪的身影,总之,当夏暖溪抬头时只看到两道尾光。
  贺琛已经好久没有来看母亲了,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一想到当年自己的行为把母亲气到心脏病发而亡,所有的勇气就消失殆尽。
  当父亲打来电话说:“贺琛,你难道一辈子都不去看看你妈妈吗?你忘记她多疼爱你吗?你难道就一点不想你的妈妈?”
  贺琛的心顿时如刀割,是啊,即使母亲因自己而死,可她也是疼爱自己十年的母亲,这些年自己不来看她,她怎么会不想念自己呢?
  贺琛把一束白色康乃馨摆放在母亲的墓前,又细细擦拭了墓碑,才跪在母亲的碑前,诉说对她的愧疚以及这些年来的思念。
  忽然落下的雨点打在包裹康乃馨的包装纸上“哒哒哒”地作响,贺琛抬起头,雨水混杂着原先的泪水,滴落进脚下的青石板上。
  “妈妈,这是你在哭吗?你原谅我了吗?”贺琛在心里问道
  贺琛慢悠悠地下山,打开车门坐进去,一点也不在意满身的雨水是否会弄脏车里这些昂贵的装饰,仍是沉浸在伤感之中。
  出大门时,贺琛不经意看到门檐下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女子,低着头看不清其面容。见她没有抬头寻求帮助,自己的心情也不太好,就直接从她面前开过。
  车前的雨刷不停地滑来滑去,可仍旧刷不尽倾泻而下的雨水。贺琛心里一酸,忽然眼前呈现出一个低头沉思的黑色身影。经历了当年的惨痛教训,经历了这多年的历练,贺琛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张扬不羁,任性自我的男生。但是为一个陌生的身影心酸,却是第一次,甚至是自己都没有看清她的长相。难道是见了母亲,一些东西就这样在悄无声息中改变了吗?
  “嘀嘀嘀…嘀嘀嘀…”贺琛把车开回去就看到,那个女生还是他刚才走时的姿势,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在这荒僻的地方,她一个妙龄女子会出事。
  夏暖溪听到车响,抬起头就看到坐在车里的贺琛在看着自己。隔着雨雾,夏暖溪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但是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小姐,你要回市区吗?这么大的雨,很难打到车的,要不我载你一程?”贺琛见对方只是若有所思地看向这里,并没有走过来的意思,便主动问道。
  夏暖溪跑到车前,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转过身正准备道谢时,突然定住。
  贺琛见她突然盯住自己觉得奇怪,正准备询问对方是否认识自己时。见对方推开车门又下去了。
  “唉,你下去干嘛?这么大的雨,快点进来。”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心。”夏暖溪又跑到原来的地方站住。只是心境完全不一样了,之前只是担心怎么会到市区,现在让他看到这个间接害死自己父亲的人,心里顿时翻江倒海。
  贺琛看她又跑到原来的地方,很是好奇她为什么突然不坐自己的车,又跑到那个形式上躲雨的门檐下。“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得罪你了?你放心,我没有恶意,只是担心你一个女孩子呆在这荒郊野外容易出事,如果你也不放心我,那我到可以打到车的地方就把你放下来,可以吗?”贺琛觉得自己真是中了邪了。
  对方还是低着头,也不回答他的话。就当贺琛的耐心快要耗尽时,她抬起头,盯着自己的眼睛说:“贺琛,难道你不记得我是谁了吗?”
  贺琛脑子里一下晃到某段他可以忘记的记忆,而她,似乎就是那段记忆里的一个主角。
  【二】天秤星失衡
  在这栋楼里,大家都知道夏家的两个女儿不仅漂亮而且懂事。大女儿夏暖溪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水莲花含羞的美,性格乖巧、学习好,从不惹是非,还总能帮夏家父母分担家务。小女儿夏茗悠则是另一种亮眼美丽,是一种一眼就知道是美女,再看更加美的。虽然总是跟小区的男孩子玩在一起,但这在家长眼里是这个小孩很外向开朗。在这个小区基本上,看到夏呈文夫妇没有不夸奖的。
  夏呈文任职于研究所的一个科的主任,平时总要忙于实验,但是回到家总不忘和两个女儿交流一下,谈谈心或者指导一下她们的迷惑。夏呈文的妻子林静怡自由学习绘画,后来嫁给夏呈文,生下两个女儿仍是到处去采风画画,在A市小有名气。
  夏暖溪一直认为即使父母工作都很忙,陪在他们身边的时间很少,至少她和茗悠是有父母的、有家的,是幸福。
  夏暖溪的爱好是躲在父亲的书房,看那些被夏茗悠称之为催眠神药的书,有时感觉才坐下还没看到到作者笔下人物的结局,天就黑了。
  夏茗悠则是和夏暖溪不同的。她不喜欢夏暖溪书呆子一样,抱着一本书沉迷其中不知东西。她喜欢和小区的孩子到处去寻宝,做各种游戏。后来干脆宁愿在公园游荡,也不愿回去,回到那个空荡荡的家,没有一点温暖气息的家。很多人都说她很幸福,爸爸是工作好,妈妈是个画家,在她们家生活一定很幸福。却不知她们家只有书呆子夏暖溪躲到书房抱着大部头的书,沉醉到不知魏晋。
  有时你认为你现在不幸福、不开心,命运却会雪上加霜地送你更多的不幸福、不开心。夏家的幸福也是如此。
  “夏呈文,说什么我也要离婚。你不能自私的阻碍我寻求我的自由?”林静怡在房间里吼道。
  “林静怡,你不要忘了你不仅是我的妻子,更是两个女儿的母亲。这些年,你尽了多少做母亲的职责,你还记得你有两个孩子需要你来爱吗?而不是你所谓的自由。你不告诉我原因,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跟你离婚的。”平时说话都很温柔的夏呈文的声音也是高了几度。
  然后“哗啦”一声,有玻璃落地破碎的声音。
  夏暖溪和夏茗悠放学回来就听到父母在卧室里争吵。她们靠近门边,小心翼翼却又很害怕的在门边偷听着。
  忽然再度响起林静怡的声音“如果我说,茗悠不是你的孩子,是我跟其他人的生的,你帮别人养了十五年的孩子,戴了十五年的绿帽子,你还不愿意跟我离婚吗?”
  夏茗悠和夏暖溪同时发出“啊”互相看向对方,似乎想从对方那里得到答案或者证明自己是否听错。
  正当她们俩发呆的时候,夏呈文忽然打开门,看到两个孩子站在外面愣了一下,看了夏茗悠一会。“我同意离婚,但是不管你说的是什么,茗悠都是我的孩子”继而离开了家。
  夏暖溪本来要拉着夏茗悠离开,但是茗悠用力摆脱她,走到林静怡面前,呆呆地看着她,像是不认识一般。
  当夏暖溪再次准备拉她出去的时候,她开口问道:“妈妈,我真的不是爸爸的孩子吗?”
  即使她一直认为父母很忙,家里不幸福,没有人气。但是突然告诉她说,那个她爱的爸爸也不是她的爸爸,她是不能接受的。她一直知道妈妈从来不担心或不在乎她和暖溪是否需要妈妈的照顾,是否需要妈妈的爱,她们的妈妈只在乎自己画的那些画可以得到多少的肯定,她可以得到多少的荣誉。她甚至可以接受没有妈妈,但是现在却要告诉她,那个关心她爱护她的爸爸也不是她的爸爸,她小小的心里突然有股恨意生出,对林静怡的隐瞒,对世界的怨恨和不公。
  林静怡看到女儿眼里强忍着的泪水,抬手准备摸一下她的头安慰一下,夏茗悠立即后退一步,但仍是紧紧盯着她。
  “是的,他不是你的爸爸,只是暖溪的爸爸。你的爸爸……我现在也不知道在那里”
  “我恨你!”夏茗悠说完,转身也走了。
  “妈妈,我去看着悠悠。”夏暖溪担忧的看着夏茗悠走掉的背影,又看向也望向茗悠背影的林静怡。
  “好好安慰一下她,现在只有你的话她会听了。”
  【三】织女与牛郎永远隔着一条银河
  林静怡和夏呈文的离婚手续办得很快,几天后,林静怡就收拾了一个箱子决绝地走了,也没有告诉他们,她要去哪里。
  夏暖溪不知道妈妈为什么非要和爸爸离婚,十几年的感情就这样随着一张纸散尽,不留一点情分,甚至妈妈忘记了她还有两个女儿呢。究竟她是嫌弃是爸爸的职位太低还是他们的感情在时间的流逝里耗尽,亦或是她寻找到更好的人寻找到更好的目标了?她不知道,想了很久也想不通。
  但是她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伤心,茗悠还需要她照顾,每天上学放学她都要跟着她,怕茗悠想不开,做傻事。爸爸回家了把自己关在书房,到现在仍是不愿和她们说话。她只能忍着自己的悲伤,顾全大局。
  几天后,夏暖溪正在准备早饭,茗悠走到厨房对她说:“暖溪,我没事了,也想开了,你不要担心我了。”然后就拎起书包走了。
  夏暖溪看着煎好的荷包蛋和牛奶,觉得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夏茗悠虽然告诉暖溪不要再跟着她,但是暖溪哪里放心,还是要跟着她。夏茗悠对此没有任何反抗,放学就回家,安静地吃饭,写作业,然后去睡觉。
  暖溪看到茗悠如此安分便放下心来,专心去照顾爸爸。可是她却不知,每当他们都睡着的时候,夏茗悠会化着浓厚的妆,穿着暴露的衣服偷偷溜去那些娱乐场所。
  夏茗悠觉得私生女是个侮辱,是个她永远都摆脱不掉的烂帽子。即使别人不说,她在潜意识里看不起自己。觉得既然妈妈走了,爸爸不知道是何人,人生真是对她残忍。与其让别人掌控他的人生,不如自己把握,让自己活得舒服。所以,她结识了校外的人,趁暖溪她们睡着了偷偷穿梭于这些可以忘记烦恼,享受快乐的场所。
  就是那一日,当他们玩的正欢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男生,衬衫斜扣着,脸上是痞痞的笑,口气也很轻薄,不过夏茗悠一看到他,就觉得他是她的那个人,就像夏暖溪所说的:看见他,仿若全世界只有你们两个人,而你的世界里只有他。
  “贺琛,好久没出现了啊,怎么,改邪归正?”其中一个打趣道。
  “我觉得贺琛是想念他后宫的那些人了。”另一个补充着。
  叫贺琛的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并不回答。反而指指夏茗悠问道“她是谁啊?”
  “呦呦……你小子怎么总是要抢我们的呢。夏茗悠,你们学校高一的。”
  “你好,贺琛。”贺琛痞痞的伸出手。
  “你好,夏茗悠。”
  近距离接触时,茗悠发现他笑起来左脸上有个深深的酒窝,更是增添几分秀气。
  就这样认识后,夏茗悠成了贺琛的新女朋友。
  当夏暖溪知道后,找到夏茗悠想问她知不知道贺琛是谁?贺琛的那些情史?
  哪知夏茗悠却提前开口:“怎么不去专心读书,关心起别人的八卦了?”
  “我是担心你,怕你吃亏。”
  “那你就不要担心我,好好管着你自己就好了。不,你还要管着你那个意志消沉的爸爸。”夏茗悠说完这些,自己心里都是一愣,明明是想直接拒绝暖溪的关心,却不想说出了这些伤人的话。
  “悠悠,我知道你还在生气。但是爸爸也说了,不管你是不是他亲生的,你都是他女儿。你难道忘了这些年,他对我们的好了吗?悠悠,错的不是爸爸,他也是受伤害的那个,我们再去责怪他。”暖溪握着悠悠的手,“悠悠,要怪,我们只能怪天,怪命运。但是怪了他们,我们的生活就可以恢复原状或者变得更好吗?不能,悠悠。我听说贺琛他经常和校外混混做朋友,有很多的污点的。况且,你也知道,他换女生的速度就像换衣服,我怕你受伤害。”
  “暖溪,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相信她会为了我改变,况且他交的那些朋友我也认识的。不要再担心我了。”
  “悠悠,爸爸知道了会生气的。他也是爱你的。”暖溪继续试图说服茗悠不要和贺琛交朋友。
  突然夏茗悠像是受了刺激一样,对暖溪吼道:“他是你爸爸,不是我爸爸。”
  少年时,刚刚接触爱,根本不懂爱。认为有了爱,一切都可以改变。却忘记了一句古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后来,我们终于懂了爱不是一切,早已被伤的遍体鳞伤。
  当曾经一见钟情的少年又牵着一位女生,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这是我新女朋友,萧然。她是夏茗悠。”
  夏茗悠觉得自己可以让他只喜欢自己,却想不到才短短一个月他就换了新目标。也不知道为了和他在一起,自己上了暖溪和爸爸的心。自己甚至是放弃一切跟他在一起,自己怎能接受他一句这是我的新女友,自己就成了过去式。
  “贺琛,你当时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只是想和我玩玩?”夏茗悠在晚自习后拦住贺琛这群又要去娱乐场玩的人。
  其他人看着剑拔弩张的夏茗悠质问多情王子贺琛,觉得今天真是没白来,真是一场好戏。
  贺琛看看周围这些准备看戏的,又看看对面仍盯着自己的夏茗悠,痞痞一笑“你认为,我会为了你放弃这美好河山吗?”然后不顾夏茗悠瞬间苍白的脸,率先走开。
  【四】启明星陨落
  夏茗悠回到家,直接倒在床上,觉得妈妈走了,爸爸未知,连自以为是的爱情也成了一个笑话。为什么她的人生要如此多的波折,为什么要如此折磨她?
  夏呈文推开小女儿的房门,就看到茗悠一颤一颤地抖动。他知道小女儿最近受了太多的打击,自己也没有照顾到她,心里很是愧疚。
  便伸出手拍拍茗悠的后背,说道“悠悠,爸爸知道你最近受了很多委屈,觉得没有人可以依靠了。可是悠悠,你难道忘了,这十年来爸爸待你和暖溪有区别吗?即使知道了你不是我亲生,不是也告诉你,不管你是不是我亲生,都是我夏呈文的女儿。悠悠,你从小就比暖溪开朗,你也知道爸爸不善言谈,但是爸爸虽然不说,总是在努力做吧。你妈妈,我们当年就是我喜欢他,她不喜欢我。她一心想要成为一个全国知名甚至世界知名的画家,是我把她困在了身边。如果当时她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嫁给我,我想,结婚是过日子,她爱不爱我都不重要了,有了你们后我更是这么认为。却不知道她……悠悠,爸爸不怪她,是爸爸没用,不能帮她成为著名画家。但是,你一直都是我夏呈文的女儿。”说完夏呈文也是满脸泪水,又用力的拍拍茗悠的后背,出去了。
  茗悠听了夏呈文说的这段话,心里那根自己绷紧的弦瞬时绷断。可是一想到贺琛,心里仍是很伤心。她想,即使没有以后,也要一个结局。
  等夏茗悠打扮好到了夜色,刚好看到贺琛和一个女生在那里接吻,心里建造好久的大堤瞬间崩塌。转身坐在吧台,要了一瓶最烈的酒。
  贺琛看到夏茗悠一个人喝的趴在吧台上,眼神迷蒙,就知道她喝醉了。于是叫了几个人过来“把她送回家,在那之前好好警告她一下,不要再纠缠我了。”
  几个人都是知道贺琛的背景的,于是架起夏茗悠除了夜色。昏黄路灯一照,夏茗悠的又是那种非常漂亮的女生,而且今天又特意打扮了一下,使得她的美更加绝美。几个人又都是青春年少,又喝了几杯酒,看到如此美女,心里的坏念头早已把贺琛的话忘记了。于是架起夏茗悠来到夜色后面的一条幽深的巷子。
  夏呈文从茗悠房间里出来,在书房转悠了半天,又担心悠悠哭了半天眼睛不舒服,便湿了一条毛巾拿去准备给她擦擦脸。却不想刚好看到夏茗悠穿着暴露的衣服出去。夏呈文立刻跟上去,可是进了这酒吧一条街转眼就看不到茗悠了。他只好一个一个就把的找,可是找了几个也没看到她。正准备去下一个的时候,觉得那几个男生架着的女生像是茗悠,又不敢确定,只好跟随着他们。当他们把女孩放下,商量着谁先上时,他看到那就是茗悠。
  “你们是谁,干什么把我女儿架到这里?”夏呈文怒喝道。
  这几个男生都是参加过好几次拼杀的,哪里还怕夏呈文这个看起来没什么战斗力的人。更何况人数多的是他们,不是他。语气很是不屑道:“她是你女儿?你女儿你不好好看着关在家里,现在跑出来了就是我们的。你谁是吧?”
  “你们有没有家教?你们的父母就是教你们绑架别人女儿的吗?信不信我报警让你们都进警察局?”夏呈文看到醉的不省人事的夏茗悠躺在那里,这几个小孩又是张狂的口气,让他觉得真是教育的失败,现在的孩子都变成什么样了。
  “哈哈……哥几个,这位大叔说让我们进局子,你们怎么看?”其中一个调笑道。
  “那么,我们进局子前,让大叔尝尝我们的能耐。”另一个黄毛建议到
  “好主意,哥几个,还愣着干嘛,动手啊。”
  夏呈文作为一个研究员,哪里动过手,所以当这群孩子围上来后,夏呈文只觉得全身都痛,四面都是进攻者。忽然,不知哪个向他胸口猛地一刺,只觉得血液咕咕的流出来,耳朵越来越空鸣,他们的身影也变得晃动起来。还准备看一眼躺在远处的茗悠,只觉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几个人哪见过这阵势,从前那些打啊,杀啊,哪有刀子插进胸口的。
  “谁的刀?”黄毛问道。
  “我只是想快点解决他,没…没想插进他胸口的。”一个可能是刚加入不久的男生说。
  “林哥,他会死吗?”
  “赶快打电话啊……快跑”林姓男生指挥着。
  【五】双子星滑落
  夏茗悠醒的时候,满眼白色,空气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她以为自己怎么了,可是动了一下,除了脑袋痛之外,其他并未感觉到异样。下床穿鞋,正准备走的时候,看到依靠在门框边上的暖溪。眼睛红肿,目光没有焦点的落在虚空的一点。
  茗悠意识到可能出来了什么事了,担忧的问道:“暖溪,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暖溪这才把眼睛的焦点放到茗悠的身上,静静地看着她,笑了一下,却比哭更加萧瑟。
  茗悠急了,握住暖溪的手。对上暖溪的目光,急切地问:“暖溪,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你这样子我很害怕。”茗悠知道,夏暖溪是一直以来都是最镇定的,就像池中盛开的莲,只是安静地绽放,留下一缕芳香。上次妈妈走,自己接受不了,爸爸难过的时候,是她在撑起整个大局,是她在照顾她们。所以现在她露出如此凄惨的神色,茗悠心里叫嚣的不安就愈扩愈大。
  “什么事?悠悠,你说妈妈走了,你亲生爸爸是未知,你没有亲人了。你不把我和爸爸当亲人,可是现在,你却害得我也没有爸爸了。怎么办?你说啊,茗悠,我也没有爸爸了,我没有爸爸了”夏暖溪突然间冲着茗悠喊道,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大声吼别人,却不想竟是自己最疼爱的茗悠。
  “爸…爸爸……爸爸…爸爸怎么了?”茗悠心里的叫嚣更大声了。
  暖溪拉起她,下了楼梯,又上了不知几层,夏茗悠知道跟着暖溪走,就可以知道发生什么了。可是当看到“太平间”三个字时,顿时摆脱暖溪的手,紧张的摇着头“暖溪,我们走错了吧?爸爸……爸爸怎么可能在这儿?”
  “可是他就躺在里面啊,悠悠,他真的躺在里面。”
  “爸爸应该在家里,不会在这里的。暖溪,我们回家吧。以后我都会听你和爸爸的话,再也不任性了,一定好好学习,跟你一起好好照顾爸爸。暖溪,我们回家吧,我好害怕。”茗悠抓住暖溪的手向外拉,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悠悠,你要是早这么听话多好啊。可惜,一切都晚了。爸爸不在了,我们没有爸爸了……怎么办?我们以后怎么办?”暖溪想到妈妈绝然地走了,爸爸也走了,以后再也没有亲人了。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我早早的就告诉你,不要和贺琛来往,他不简单。现在爸爸为了救你被别人杀了,你说,怎么都是因为你呢?”暖溪看着说完这句,全身力气像是被抽空一般,无力地滑坐在地板上。
  茗悠听到爸爸是为了就自己而死,模模糊糊地记起一些。她记得自己是去找贺琛要结果的,可是看到他跟别人接吻自己受不了,便要了一瓶酒,后来喝醉了,被人架着出去了。好像看到爸爸被一群人围住,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原来是为了救自己啊,原来是为了自己啊。虽然自己一直叛逆地说:他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可是这些年,妈妈真的没有他给自己的爱多。亲生爸爸又如何?这个人养了自己十六年,带给自己那么多的爱和快乐,自己不仅没有报答他,反而让他因自己而死。茗悠握紧拳头朝自己头上砸去,抱怨自己为什么这么会害人。
  警察介入调查后,很快锁定目标,但是抓到的一群男生都是未成年人,且又牵扯到贺琛,在贺家的势力的压制下,紧紧让几个当时在场的男生进了监狱。
  夏茗悠听到是贺琛指使他们的,便到处找贺琛,可是哪里还能找到。早在警察调查到他之前,就被贺家打包送到国外了。
  夏呈文的丧事在研究所派人组织下,办的很是简单。夏呈文平时除了搞研究,认识的人很少,所以仅仅只有所里的同事和几个在本城的亲戚和小区里关系较好的邻居。
  夏暖溪除了那天在太平间外失控地冲着夏茗悠吼外,之后又变成了知书达理、安静贤惠的夏暖溪。夏暖溪拒绝亲戚要接她们去他们家的建议,说自己已经长大,足够照顾自己了。研究所看夏家如此境况,也给与一笔慰问款。贺家在夏呈文丧事后,派人送来一张支票,上面写得数字,暖溪只有在做数学的时候才会见到。可是她坚决地拒绝了,“爸爸一定不会同意拿别人家的钱。”
  于是对方说:“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找他们。”并递过来一张名片。
  面对夏茗悠,暖溪像是对待空气一般,不理不睬不问。
  一天,夏茗悠在收拾夏呈文的遗物时,发现一个箱子里装着她和暖溪的小衣服和小时候的玩具和每年父亲节和他的生日,她们送给他的礼物。突然一封信从一堆礼物中露了出来,茗悠打开竟是爸爸写给自己的信。
  悠悠,虽然知道了你不是我亲生,但是一直还是给予你和暖溪一样的爱甚至更多。暖溪遗传了我安静寡言的性格,但你的乐观大胆淘气开朗也是我所喜欢的,作为一个父亲,女儿怎样都是父亲的心头宝、小棉袄。唯一的愿望就是你们姐妹可以幸福长大。
  父:夏呈文字
  悠悠看完信早已泪流满面,原来爸爸对她早已是如此疼爱,并没有半分的忽视。
  抬头看看天空中不甚明亮的星星,夏茗悠在心里说道:爸爸,我知道错了。
  第二天,夏暖溪收拾好一切,还没有看到茗悠出来,以为她病了。自己这些天只顾着生气,一点也没有关心悠悠。夏暖溪在心里自责着,推门进入茗悠的房间。被子整齐地叠着,只是上面放了一封信。
  暖溪走到衣柜边,定了一会,猛地拉开,发现茗悠的衣服少了好多。又去打开床头柜里的小抽屉,暖溪知道茗悠从小到大的压岁钱都在里面,只因为她说等攒够了钱,要去周游世界。
  可是现在,里面也空了。
  暖溪颤着手拿起信,打开。
  暖溪,对不起。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再呆在你身边,肯定还会给你惹麻烦,所以我走了,不要找我。我害了爸爸,害的你也没有了爸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很抱歉。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真的愿意放下所有执念,向你一样做个好女儿。可是时光不会倒流,我错了,怎么都没有办法更改,我实在没有脸来面对你。所以,我走了,不要找我。好好生活。
  妹:夏茗悠字
  【六】一往情深深几许
  “夏……夏……”贺琛结结巴巴也没有叫出口那个名字,这些年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他的禁忌,他的诅咒。每次想到,都会提醒自己那段不堪的过去。
  “夏茗悠。不过,我不是她。我是她的姐姐夏暖溪。还记得夏茗悠是谁吗?”夏暖溪突然绽放出一个极灿烂的笑容,但是配上现在的场景,分外诡异。
  “夏……夏茗悠,她……她还好吗?”
  “不知道,她离家出走了。谁知好,还是不好。”夏暖溪似呢喃地说。
  “离家出走?我爸说,你们生活的很好啊。怎么会离家出走呢?”贺琛听到夏茗悠离家出走很是疑惑,因为当初父亲告诉自己她们姐妹俩生活的很好。
  “是啊,我们生活的很好。什么都没有了的生活得很好。她在哪里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生活的好?”夏暖溪冲贺琛吼道。
  这是上次吼茗悠之后的又一次。
  大雨仍在继续,只是两人也没有心思去避雨,只是任雨水冲刷着自己,希望可以洗去自己的罪恶。
  直到雨渐渐变小,贺琛说:“让我送你到可以打车的地方吧,你一个女孩子呆在这里不安全。”
  这次暖溪没有拒绝,爽快的上了车。
  在经过一个转角较大的转弯处时,夏暖溪忽然扑到贺琛那边,方向盘顿时失控,车子滑向山底。
  当贺琛张开眼时,满眼都是白色,脑袋一片空白。转头看见躺在沙发上睡着的林澈时,一些片段划过眼前。
  这是护士进来换药,看到贺琛醒了,立刻按了床头的响铃。林澈听到铃声也醒了,这时医生已进来了。
  检查了一会,对贺琛说:“醒了就好了,身体慢慢就养好了。年轻人,恢复快。”然后又对林澈说:“他只能吃流质的食物,要加强一下营养。”
  “谢谢医生。”
  林澈赶紧给贺家打电话汇报贺琛醒了,那头听了说立刻赶来。
  贺琛静静地看林澈一个一个报告自己醒了,转头看向窗外,窗台上摆着一盆和摆满整个各种花的病房不一样的紫色小花。
  “这是谁送的?挺有创意的。”
  林澈回头看到贺琛嘴角的浅笑,不由一愣。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生,说是谢谢你给了她现在的人生。
  “人生……夏……”贺琛脑海里忽然出现车祸时的画面。夏暖溪牢牢抓着自己的手,然后车子掉下山去了。
  “夏……夏暖溪,她怎么样了?就是跟我一起的那个女生。”
  “她,我们接到通知赶到现场时,她已经没有呼吸了。我们就把你救出来了。”林澈小心地看着贺琛的表情。
  “哦……”贺琛突然知道送花的是谁了。
  原来自己真的给了她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结语:那些爱,不论是爱情、夫妻情缘、亲情,都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却不知这份情到底深几许。也许是刹那芳华,也许是短暂陪伴,更或者是永世难忘,可是知道结果,却需要花费最珍贵的生命来得知。只愿简单生活,安稳度日。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2)
10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导读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 那些还在吗
  • 斗狼记1
  •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一章 用武力说话
  • 独守孤城守候未归人
  • 家有儿女(第十八章)
  • 家有儿女(第十七章)
  • 囚犯的妻子 第十章 可恶的夫妻
             
最新评论  共有2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锦瑟--柠檬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1-11-16 12:11 最后登录:2013-05-30 13:05
优美散文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重,因为县医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热点散文
  • 爱上你,等于爱上眼泪
  • 微风浮动的青春
  • 盗墓笔记秦岭神树篇在线免费读
  • 经得住此生不换,逃不过似水流年
  • 盗墓笔记云顶天宫在线免费读
  • 荒村进士第
  • 当爱已成往事(一)
  • 欢 颜
  • 什锦安夏
  • 眼里那株蔷薇开了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