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网: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 知青夫妻
  • 【签约作家福利稿酬】
  • 【文轩网】网站公告
  • 文轩网稿件排版工具
  • 【文轩网】投稿解答
  • 文轩网签约作家名单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精典美文推荐:
    拾暖,冬藏 拈花一笑,天涯携君 读报打油五题 灰色的等待 独步青衣,戏剧人生 读报打油四题 书屋 励志 人生 人生,励志 土家老村家乡的苹果树 爱情 打核主意 (诗句) 讲课 于爱情之外的牵挂 广场舞扰民 监管混乱 文化 时评 廖榕 远方的你 那些年 残缺 旧时光 失恋在成长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二舅

二舅

散文
时间:2013-05-14 23:03散文来源:文轩网 散文作者: 子清点击:
        

  (一)
  二舅生于上世纪50年代,正逢解放初期。当时的新中国一穷二白,缺衣少粮。贫困的生活首当其冲的是那些在襁褓中的婴儿和年龄不大的孩子。吃不饱,穿不暖,营养的缺失给他们的发育和成长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他们活下的几率很小,然而二舅却幸运的活了下来。
  二舅有一个比他大四岁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大舅。二舅的存活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大舅的精心照顾。当时外公外婆都在村里的生产队干活,生产队纪律严明,号子一吹都必须到场集合。有时还没有吃饱奶水的二舅被外婆强行的放到竹篾制的摇篮里,嚎啕大哭。没办法,扛起锄头的外婆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照顾二舅的责任就落到了大舅的身上。大舅对这个弟弟很是喜爱。他常常趴在摇篮边呼喊着二舅的名字,逗他、陪他玩耍。就这样,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和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彼此为伴,慢慢成长。
  二舅六岁的时候,外婆刚刚生了第四个孩子。二舅开始照顾小弟弟,像大舅照顾他一样。大舅则开始帮家里干活:割猪草、浇菜园、打水、拾柴火、做饭,家务活基本上由大舅全包。闲下了的时候大舅就会拾猪粪、鸡粪,极赞一筐罗粪料拿到生产队里称过之后按重量记下工分,到过年的时候换取粮食粮票。由于没有上学,村里的孩子多半闲着没事,特别喜欢跟风。村子大孩子多,这样一来,拾粪料的人多了,各自拾到的就少了。大舅不再拾粪料,开始寻思着给生产队放牛。放牛是个轻松活得有关系才行,无奈又只好做罢。看着一条条的路被阻断,大舅坐立不安,有一种报家无门的懊恼和沮丧。
  后来大舅打听到队里准备修水库,正在组织人员拆城墙,挖墙脚。每人挖出的石头按块记作工分,分油分粮。这可把大舅乐坏了,他找到队长请求参加。队长看他家境贫寒,在他的强烈要求下终于同意了。从那以后,在那群劳作的人群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十岁的孩子,用自己稚嫩的双手挥和着锄头一下又一下的挖着那些厚厚的泥土。从早到晚,累了就坐在原地休息一会,渴了就忍着。有时二舅会给大舅送点水喝,顺便帮帮大舅的忙。娇小的身躯,拼尽全力,为的就是那一块块换取粮食的沉重砖块。时间一长,手上早已布满了鲜红的水疱。外公外婆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叫大舅不要再去干这种粗重的活。大舅总是当着他们擦些烧酒,第二天一大早就出了门,外公外婆没办法,又不好意思责罚他。其实大舅就是想多挣一口口粮,他有弟弟妹妹,有幸福的一家人,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多加劳动。
  随着城墙的减少,好挖的、可挖到的城墙砖越来越少。要想挖到城墙砖,只有不惧危险更加吃苦才行。由于年纪小,没有意识到灾难的严重性,大舅铤而走险。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一个晴朗的上午,噩耗笼罩着这个荒凉的村庄,大舅被倒塌的城墙掩埋的消息传遍了村里所有人的耳朵。当外公外婆和村里的人齐心协力救出大舅时,他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外婆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将大舅抱回了家,她找来了最好的医生为大舅进行诊治。由于当时医疗设备和药品的缺乏,没过多久大舅因流血过多离开了人世。此时的外婆再也忍不住巨大的悲痛,凄惨的哭声悲天动地。为了不刺激外婆的情绪,外公没有在外婆面前流泪,他躲到一个角落里捶头捶胸,泪流满面。得知消息的二舅瘫坐在地,目光呆滞,两眼落泪。他不敢上前看大舅最后一眼。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他不愿相信,永远也不愿相信。此时对于他们来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只有时间才能淡化和模糊那段悲痛的时光。
  丧子之痛,摧毁了外婆的意志。她从此神情恍惚,常常一个人自言自语,默默流泪。外公也变得沉默了许多。家还是原来的家,只是因为大舅的离去而变得冷冷清清,让人感觉心寒,心凉。都说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注视着地球上的人。在无数个夜里,二舅趴在房间的窗台上用充满思念和悲痛的双眼探寻着千里之外的星光,寻找那个熟悉温暖的眼神。他不止一次的梦见自己和哥哥相视的情景,他们握手、拥抱、激动得说不出话。他要求哥哥和自己一起回家,哥哥推开了他的手,然后消失在一片白茫茫的雾色里。他朝着哥哥离开的方向跑去,却发现什么也看不到,他呼喊着哥哥的名字,却发现怎么也叫不出声,焦急和绝望中他惊醒了。双眼通红,想象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怎么也不相信那只是一个梦。
  都说把痛苦和别人分享,痛苦会减少一半。但此刻的二舅,却无从说起。与其唤醒全家人的痛苦记忆,不如将这份它埋藏在心间作为永久的秘密。为了这个家,也为了自己,二舅选择了沉默。
  (二)
  快乐的时光以每分的速度流逝着,痛苦的时光却是以秒的速度慢慢向前爬行。灾难面前人需要活下去的勇气,更需要化悲伤为力量的动力。
  时间一晃就是四年,在每一次春节里,全家人因为春节饭桌上的那个空缺的席位有过短暂的沉默。外婆强忍着泪水,用沙哑的声音说着吉祥如意的话。大过年的,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一家人呵呵笑笑吃着白面馒头,喝着猪肉汤。两个年龄小的弟弟看见有猪肉汤喝,按捺不住性子你争我夺,狼吞虎咽。平时没有的现在都有,平时舍不得的过年才好不容易吃上一回。小孩子嘴馋,大人还是舍不得吃,爱子之心,让孩子在过年里吃饱喝足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日子一如既往的过着,二舅担起了了所有的家务活。生活就是这样,活着的人必须昂起头向前走。春天里的猪草绿油油、肥嫩嫩的,二舅背着小小的箩筐、拿着镰刀走在泥泞的乡间小道上。暖暖的风吹在他稚嫩的脸上,倦意丛生。
  家里的老母猪快要产仔了,最近一段时间每天晚上都查看好几次猪圈,以免发生意外。外公外婆白天干活劳累,晚上再睡不好觉,时间长了身体吃不消。为了让他们省心,二舅最近一段时间自发的做起了夜间查看的工作,拿着油灯,借着豆粒大小的灯光,仔细的查看老母猪的动静。孩子的懂事和勤劳让父母有些于心不又忍,但二舅的坚持却让他们觉得很欣慰。家穷出孝子,孩子懂事比什么都强。
  一个微热的下午,二舅正准备出门割猪草,突然听到猪圈里有动静。走近看看,发现老母猪侧躺在稻草窝里,气喘粗粗还伴有一阵阵的哼哼声。打开猪圈走进里面一看,一头小猪崽的头已经生出来了。二舅又喜又急,他窜到院子对坐在石凳上的三弟说:“母猪要产仔了,你看见好弟弟,记住千万别过去看,我去叫娘回来。”他边说着边往外跑。田间地头都是劳作的人们,二舅一看扯开嗓子大声的喊:“娘,老母猪要产仔了,快点回家啊。”村里的人一听,彼此吆喝着,外婆急匆匆的从庄稼地里钻了出来。她一路小跑的回了家,吩咐跟在身后的二舅拿一个箩筐过来,再往里面放些干草。
  等二舅将垫好草的箩筐拿到猪圈的时候,刚刚那头小猪已经出生了。外婆将刚刚出生的小家伙轻轻的放进箩筐,刚刚出生的小猪崽眼睛还没有睁开,白白胖胖浑身湿漉漉的。二舅家老母猪生小猪的事情全村都知道了,这可引起了全村孩子的极大兴趣。小孩子看什么都稀奇,三三两两一个劲的往二舅家涌。听到外面闹哄哄的声音,外婆嘱咐二舅到外面让他们避开些,属相太恶的不能看,不然老母猪恼了咬人就不好办了。二舅走到外面将外婆的话转告给村里的同伴们,有的悻悻地走开,有的却仍就不死心,留下来坐在院子里等。他们要等到母猪产完仔后再看上小猪两眼,好回家后跟自己的爸妈伙伴说说。二舅一直站在门外,看着那些不愿离去的同伴们,以免他们偷偷偷看。
  猪圈里母猪的叫声慢慢停了,外婆也钻了出来。整整十头小猪崽,外婆乐呵呵的说。看着院子里一直等着看猪崽的孩子们,外婆只有拿出了盛满猪仔的箩筐,来满足他们的好奇之心。他们一拥而上,先睹为快。小猪崽睡得正酣,嘟哝小嘴,不时的嗯嗯一两声,惹得他们一阵欢笑。都看过之后,外婆迅速将猪崽拿回猪圈并叫村里的孩子各自回家。
  十头小猪崽对他家来说可是一件大喜事,养好了这十头小猪崽就等于他家今年多了一个劳动力。外婆顾不上休息,立马和起了母猪的饲料。平时积攒起来的麦麸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了,外婆搅和了半桶给母猪准备着。刚刚生完小猪的母猪现在渐渐恢复了体力,它第一件事就是开始寻找小猪。二舅将刚刚拌好的饲料拿到了母猪的嘴边,母猪不肯吃,仍旧东张西望叫个不停。没办法二舅只有将刚产下的小猪放到它的跟前,看到自己的孩子后,它便开始吃食了。
  小猪出生内的一周是小猪成活的关键。在这一周内,小猪活动不灵便,常常会因母猪睡觉时的翻动而被母猪压死。有的母猪生得多,到最后活下来的少。因此人的照顾就显得很重要,以免发生意外。开始的两个晚上,外婆寸步不离的看着。看着白天出门憔悴不堪的外婆,二舅便想着和外婆商议夜间看猪的事情。晚上饭桌上二舅一开口,外公就表示同意。二舅做事细心认真、尽职尽责,早已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了。这些小猪对他们家意味着什么他十分的清楚,任务的重大不容有失。白天村里的孩子多,来看小猪崽的也多。帮忙喂个草料的,看会老母猪的也多。二舅可以稍加休息,养足精神晚上还要接着看。就这样,这群可爱的家伙在二舅一家精心的照顾小慢慢的成长。
  小猪一天天的长大,村里的孩子倒不安分。他们开始给小猪取名字,首先他们想到的是那些平时在村里跟自己玩耍的伙伴。给猪取人名,听起来就觉得有趣。外加他们喊得阴阳怪气,新颖独特,让人哭笑不得。他们常常跟在老母猪的身后,对着活蹦乱跳的小猪大声叫着同伴的乳名,然后哈哈笑笑、相互追逐。
  在没有电视、收音机等一些娱乐影像的岁月里。这样的童年对于他们来说一样有趣。他们在成长,无忧无虑的成长。
  (三)
  那是小猪仔卖后的一个夜晚,全家人还沉浸在喜悦之中。好消息再一次降临到二舅家。那晚吃完晚饭,全家人准备休息。外婆偷偷的跟外公说她最近恶心、反胃,感觉好像又是怀孕了。外公一听先是高兴,然后有些失落,随即轻轻说了一句怀就怀吧。由于当时吃穿都是问题,多一个孩子,就意味着家里得多分一份粮养活他。这也是外婆一直没有告诉外公的原因。
  男人当家,凡事告诉他一声是必须的。商量过后,怎样解决注意还得他拿。虽说当时“男女平等,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早已世人皆知,但“嫁鸡随鸡,夫唱妇随”的传统根生蒂固。一家的大事,两口子总得事先磨合磨合总是没错的。生不生这个孩子的决定权在外公,毕竟他才是这家的主要劳动力。
  经过几天的思考,外公同意外婆生下这个孩子。女人因为有了孩子而感到莫大的幸福,无论是什么时候。怀孕的外婆每天仍就到生产队干各种粗重的农活,割谷、插秧、种棉花一样都不落下。孩子是她生活的动力,尽管日子很苦。
  像这样拼尽全力,苦中有乐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噩梦便开始了。可能是外婆对孩子倾注了她全部的爱,勾起了她对大舅的深深思念,她渐渐变得有些忧郁和消极。她有时会对着孩子发呆,有时也会对着孩子流泪,有时还会茶饭不思。她又回到了那个疯癫、痴呆的时候,全家人所有的心都碎了。天意弄人,好好的一个人备受痛苦的折磨是何等的残忍。
  生活就是这样,一方面不断地给人制造挫折,一方面又让人直面现实。全家人不能因为外婆的精神失常而逃离生活的躯赶。尽快从痛苦中走出来是最要紧的事,振奋精神面对不公平的生活。
  外公必须在生产队辛勤的劳作,他是全家人生存的希望和动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外公开始吸旱烟,有事没事他就叼着一个7字形的烟嘴,坐在院子的树桩上一口一口的吸。对外婆他选择沉默,有时只是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她,满脸沉思。先前好好的一个人,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谁都接受不了。回想从前相识、相爱、结婚、生子那些美好快乐的岁月,他们的幸福一去不复返。生活给予他们太沉重的打击,肉体上的,精神上的,那些让人一生都永难忘记的灾难。她疯了,因为它。她不能再和他一起携手并肩共同承担生活给予他们的种种磨难,她被生活击垮了,彻底崩溃了。而他还要继她之后承担更大的不幸,他要努力的生活着,为了她,更为了这个家。他泪流满面,却又什么也说不出。
  不幸像一柄剑刺伤了家里的每一个人,伤心、痛苦、却又无可奈何。起初几个孩子哭哭啼啼,从早到晚,整个家乱成了一团。日子一天天的过,长期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外公将二舅叫到自己的房间,细心的对二舅说着家里的不幸,恳求二舅承担着家里的责任,好好照顾弟弟和外婆。二舅十分的清楚,此时家里除了他没有人可以托付的了。不管怎样,一家人总归一家人,好好的生活着比什么都强。希望外婆慢慢好起来,回到从前一样。
  每当他给外婆送饭的时候,他总是强忍着泪水,尽量使自己保持平静。两个弟弟也站在一边,瞪大两个大大的眼睛看着神情恍惚的外婆。二舅将饭递到外婆的手上,轻声的对外婆说:“娘,你这是怎么了?你还认识我们吗?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说完他一头栽进外婆的怀里,痛哭流涕,两个弟弟也在一旁泣不成声。哭不完的痛,流不完的泪,他们必须比别的孩子承受更多。
  除了家务,一有时间二舅还帮忙外公割青草炼绿肥。他学着外公的样子,扑上一层青草,然后拾来动物的粪便铺上一层,如此反复直到填满整个炼肥坑。浇上水发酵,过一段时间,等青草和粪便腐烂成一体后,再将所有的绿肥挖出来送往生产队,折合成工分分粮。
  几个月之后的一个夜里,外婆生下了一个女婴,也就是我的母亲。村子里的人说精神失常的女人生出来的孩子,必须要正常的人来带大才不会有智力方面的问题。整天给孩子喂白面糊糊,小米粥,时间一长孩子消化吸收不好容易生病。外公思忖良久,默默不语。他独自一个人来到外婆的床边说着那些掏心底的话。他用恳求的眼神深深的望着外婆,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希望外婆能早日好起来。现在的他,早已没有别的办法了。外婆望着襁褓中的婴儿,一动不动,神情专注。
  母亲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喜悦,也增加了生活的压力。所有的人都比以前更忙了,忙着干活,忙着睡觉,忙着照顾外婆和她。二舅则更是彻夜不眠,外公也是集中精力,不敢有丝毫的闪失。一家人的心都围绕着她,还有外婆。吃着外婆的乳汁,母亲健健康康的成长着。外公也感到特别的欣喜,上天在帮助他和这个家,因为他的话奏效了。
  短暂的幸福对于他们来说已是莫大的恩赐。在外婆满月之后,外公为了使孩子好养活,外公以长字为他们取名。兄妹四个依次取名为:胡长平,胡长安,胡长康,胡长英。外公希望他们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长大成人。那一年二舅刚满14岁。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告白
  • 下一篇:书生与和尚
 
相关文章导读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 那些还在吗
  • 斗狼记1
  •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一章 用武力说话
  • 独守孤城守候未归人
  • 家有儿女(第十八章)
  • 家有儿女(第十七章)
  • 囚犯的妻子 第十章 可恶的夫妻
             
最新评论  共有0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子清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中级会员 注册时间:2010-11-16 18:11 最后登录:2013-08-11 09:08
优美散文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重,因为县医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热点散文
  • 爱上你,等于爱上眼泪
  • 微风浮动的青春
  • 盗墓笔记秦岭神树篇在线免费读
  • 经得住此生不换,逃不过似水流年
  • 盗墓笔记云顶天宫在线免费读
  • 荒村进士第
  • 当爱已成往事(一)
  • 欢 颜
  • 什锦安夏
  • 眼里那株蔷薇开了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