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网: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 知青夫妻
  • 【签约作家福利稿酬】
  • 【文轩网】网站公告
  • 文轩网稿件排版工具
  • 【文轩网】投稿解答
  • 文轩网签约作家名单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精典美文推荐:
    拾暖,冬藏 拈花一笑,天涯携君 读报打油五题 灰色的等待 独步青衣,戏剧人生 读报打油四题 书屋 励志 人生 人生,励志 土家老村家乡的苹果树 爱情 打核主意 (诗句) 讲课 于爱情之外的牵挂 广场舞扰民 监管混乱 文化 时评 廖榕 远方的你 那些年 残缺 旧时光 失恋在成长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黄老师巧中连环计

黄老师巧中连环计

散文
时间:2013-05-28 10:02散文来源:文轩网 散文作者: 沙玫点击:
        

  “北京,您好!”黄老师欣悦地走在北京西城区的大街上,满怀着对首都北京的热爱。莲花池公园的门口,她停住了脚步。
  “进吗?……算了,也许和保定的莲花池没两样吧,来北京这有限的几十天,得多转几个与众不同的地方……”黄老师这样想着,便移步东行了。
  “南无阿弥陀佛”,一个头罩黑帽身穿黑长袍的妇女挡住了黄老师去路。没等黄老师听清她下边说的是什么,那人便递过一张闪着金灿灿光芒的卡片。黄老师接过卡片,正面是佛祖像,背面是大悲咒。黄老师把卡片递还给黑袍女子。
  “免费的”,黑袍女子口音很陌生,但勉强听得清。黄老师准备把卡片放进背包。这时女子迅速打开一个硬纸书夹。
  “大姐有佛缘,留个姓名吧”,黑袍女子把书夹递过来。黄老师接过书夹,接过笔,落笔之前,看了一眼:是个表格,内容分为姓名、地址、捐款数。表格几乎填满了,人数挺多,钱数都在八十元以上。黄老师审视了一下黑袍女子,那人满脸虔诚的样子。黄老师迅速把书夹和笔递还给黑袍女子,没有签字。
  “与佛有缘多行善嘛,”女子的目光落在黄老师左手腕戴的那串玉石手镯上。
  这镯子是朋友去柏林寺敬香时买来送给她的,问朋友多少钱,朋友没说,只说是开了光的,上面还有佛头。
  哦,黄老师明白黑袍女子拦挡她的原因了。
  “你闪开,这种骗术我在‘今日说法’栏目看得多了”,黄老师警觉起来,抽身想走。黑袍女子拉住黄老师的衣襟。
  “不捐钱也不要辱骂佛祖嘛,会遭报应的”黑袍女子不肯松手。
  “我没辱骂佛祖,我是痛恨借佛祖之名行骗的人。捐善款我去寺庙,你松手!”黄老师再次要走,那女子硬是拉住不放。
  “松开!你不松开我要报警了。”黄老师有点愤怒了,眼睛瞪圆了。
  黑袍女子松了手,黄老师松了口气。
  “哼,骗我?休想!”摆脱了黑袍女子的纠缠,黄老师自语道。黄老师暗自得意:我堂堂政教系大学毕业生,经常看中央台‘今日说法’、‘社会与法’、‘经济与法’栏目,现在已经五毒不侵了。黄老师这样美美地想着,不由自语起来,咧着嘴笑出了声,经过她身边的人,以为她脑子出了问题,用好奇的眼光偷偷瞥了一眼,便赶紧快步离开了。
  “北京,您好!”这时的黄老师心中,不但充满了对首都北京的热爱,还充满了胜利的喜悦。
  
  北京西站南广场——黄老师看着那个醒目的牌楼标志,神清气爽。这是黄老师有生以来第三次进京了。
  黄老师首次进京是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六日,那时她读大三,满怀爱国热情的她随同学挤上火车,夜幕低垂时分,她到达了天安门广场,还没等辨过方向来,她就莫名其妙地掉进了广场周边的下水井,周围同学一片惊呼;幸亏她反应快,本能地抓住了下水井边沿,一个引体向上窜了上来,周围同学又一片惊叹!当年这个二十一岁的农村姑娘沾了经常随父下地拔草的光,胳臂上有的是力气。
  黄老师的首次北京之行很遗憾,热爱国家爱好文学的她本想在天安门广场多逗留几天,写一部像《红旗谱》“二师学潮”那样的大书,谁料广场秩序混乱,不知何人掀掉了下水井盖儿,下水井被堵了,塑料袋、西瓜皮等杂物混杂在臭水间。黄老师当时从脏臭的下水井爬出来已是狼狈不堪,没地方洗澡,也没带换洗衣服,满身脏臭的她再也不肯回到同来的同学中间。虽然自己没单独出过远门,但她还是鼓足勇气独自一人在广场上穿行观察。她不认识谁,谁也不认识她,身上脏臭点儿没关系,大不了别人的眼光好奇点儿、轻蔑点儿、捂上鼻子走远点儿。她整整一宿没停留,生怕身上的臭气引来围观。
  北京的五月风紧,天亮时分,她那被臭水浸湿的衣服也被风和身体烘干了。热情的北京市民为她发放了些食品,她边吃边抄录广场周围墙上的诗歌和宣传标语,中午刚过她便挤上火车回到了她就读的大学。
  
  黄老师的二次进京是二〇〇六年,她十五岁的儿子在中考体检中被查出心脏早搏,她倾其所有带儿子来到她所热爱的首都北京,找到她所信赖的北京阜外心脑血管医院。虽然专家没有给出致病原因的最终结论,但北京的专家至少没有象地方医院的医生说的那么肯定、那么恐怖。
  “心律不齐原因很复杂,但至少可以肯定您儿子没有先天性心脏病,心脏也没有发生器质性病变,先吃一个疗程的药,以观后效,复查到地方医院也可以,病情没有发展可以不用这么远来北京了……”。专家的态度很明确,这样的小病不值得占用国家稀缺的医学专家资源。
  黄老师二次进京时心情沉重,离京时心情复杂。
  
  这第三次进京黄老师自认为意义格外重大:儿子在京读大学两年了,她和儿子商定的奋斗目标是考取北航研究生,将来为国家航空航天事业做贡献。这次来北京的最终目的是给儿子助力:自己在乡村从教多年,自觉和时代相去甚远,为了在思想方面给儿子导航,起码和儿子能有共同话题,她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了解儿子生活的环境。另外,她也真想认认真真地端详一下她所热爱的首都北京的风貌。于是,她在玉泉营桥附近的西铁营村租了间民房住下,打算利用刚送完毕业班的休假和暑假,在北京进行两个月的徒步旅行,既锻炼身体又增长见识。黄老师也的确发现了不少北京村庄与自己生活的村庄的许多不同,想写个系列报道。
  “人挪活,树挪死”,黄老师这样美美地想着,拿着北京市区图,想穿过北京西站南广场,去达官营附近的西城职业介绍服务中心考查一下。还没走多远,就远远地看到一个小伙子蹲坐在人行道上,面前放个黑塑料袋,五六个围观的人不时打开袋子,小伙子又赶紧包上。
  黄老师凑上去一看,是一尊罗汉佛像,具体什么造型,黄老师没看清楚,袋子内隐约露出顶端的一小部分,呈翠绿颜色,除此以外,佛像周身糊满了烂泥巴。靠近顶端的部分,隐约露着弥勒佛的大肚子。黄探身上前恳求小伙子把黑塑料袋打开再看个究竟。
  “你买吗?,不买就别看了。我是那个工地上的”,小伙子手往东指,果然高楼林立间能看到一个塔吊,“这是昨天刚挖出来的,我是偷着跑出来的,老板知道了就收了我的了。”小伙子河北口音。
  黄老师扫了一眼围观的人,各个年龄段都有,甚至还有两个外国人。黄老师顿时警觉起来,她再次俯下身探看那尊像,再次恳求小伙子打开黑塑料袋: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这件东西一定是国宝级文物”,黄老师想,“这可不能让外国人买走”。
  小伙子见黄一脸诚恳,打开了袋子,让她又瞄了一眼,随即又迅速把袋子套上。黄看到这尊沾满泥巴的佛像上面雕刻了许多形态各异的佛,黄也就叫得出大肚子弥勒佛。
  “小伙子,多少钱?”一个中年男子问,东北口音。
  河北音:“一千元”。
  东北音:“五百卖不卖?”
  河北音:“不卖,刚才一个老头说给我八百,让我等着,他回家拿钱去了。”
  东北音:“小伙子,五百元卖给我吧,不然巡警来了,五百元你也卖不成,还得把你抓起来。”
  河北音:“你给我八百吧,八百我就卖给你”。
  东北音:“我没带那么多钱,再说了,我也不懂,我朋友搞收藏,万一是假的呢。”东北音摸了摸袋内露出的弥勒佛的大肚子。两个外国人不会讨价还价,只是默默地看着,疑惑的目光从围观的人脸上扫来扫去。
  黄也顺手摸了摸佛肚子,感觉梆硬,没有自己腕上朋友送的玉镯温润。不过黄心里还是有点发急,她生怕两个外国人买走佛像。她想报警,又看着满身泥巴的小伙子可怜。黄看过《今日说法》,像这么大的玉佛若是真的,那可就价值连城,小伙子倒卖挖掘出来的国宝级文物,也得判个几十年徒刑。这可怎么办呢?
  “小伙子,五百元卖给我吧”又一个中年男子摸了摸袋子内露出来的佛像顶部,此人手上戴着串玉镯。“北京这地方净出好东西,我试试。”
  玉镯男子从头上捋下一根头发,掏出打火机,他把头发贴到弥勒佛的肚子上,打着火机,烧烤头发丝。发丝完好无损。他又把发丝拿开,重新去烧,发丝断开。
  “这可能是真的”,中年男子自语。
  黄心里有点确信这是玉佛了,她好像在哪期鉴宝节目看过这种鉴定方法。她真想买下来,然后送去国家博物馆。这样,既可以避免无知的小伙子受牢狱之灾,又能避免珍贵文物流失。可自己随身只携带一百八十元现金,离小伙子要求的数目相差太远。
  “豁出去了”,黄想,“如果你卖给两个外国人,我就拨打110,若中国人买走,还有回旋余地。”
  “怎么样,小伙子?五百元卖不卖?”东北音又在商量价格。
  “不卖”,小伙子语气肯定。
  东北音站起来要走。
  “你就卖给他吧,怎么也顶你好几天的工资”黄抑制不住内心想促成这笔买卖的欲望说出了口。
  东北音站起来走了,但没走多远,就站在一个摊位前买水喝。
  黄赶紧走过去:“买了吧,兄弟,八百元,很值得!”
  东北音:“我没带那么多钱。”
  黄:“你朋友不是搞收藏吗,让他给你打钱。”
  东北音看了黄一眼。
  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觉得自己很像一个文物托儿。
  黄心急火燎地转身又要回小伙子身边,她唯恐这件国宝流失,她打定主意记住买者的相貌,若真是件国宝,等公安局的人查起来,她也能向公安人员描述。交还者无罪,卖者已逃,两全齐美。
  黄是普通中学的教师,对犯错的学生很能理解宽容,对那些态度粗蛮冲撞她的也不计前嫌,一如既往地对任何一个学生好,她总认为自己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做的就是塑造灵魂的工作。
  等黄老师回到农民工小伙儿身边,事情早已有了进展:两个外国人早不见了踪影,几个衣着洁净、戴眼镜的、文质彬彬的小伙子正在凑钱,像几个在读的大学生,和自己儿子一样的稚嫩面孔。
  河北音:“还有(钱)吗?”
  眼镜男:“就这么点儿,爱卖不卖,你错过了我们这帮儿买主肯定后悔,巡逻警抓了你罪就不轻。”
  河北音:“有钱儿也不愿多给……算了,我得赶紧回去,老板知道会找我麻烦的。”
  眼镜男:“不光挖出这个东西吧?”
  河北音:“还有盘儿,埋掉了。”
  黄心里一惊。随即想,也难怪,很多工地挖出文物隐瞒不报,是怕影响工程进度。自己的同事在保定买的房,好几年了还没施工,就是因为挖出了文物。北京的开发商猴精猴精的。
  黄心里踏实多了:买主是中国人,而且还可能是大学生。黄就放心地没记这群人的长相。
  几个大学生模样的人边说边笑提着黑塑料袋儿走了。黄失落地目送了他们一程,后悔没带足够的钱。
  黄:“你是河北什么地方人?”
  河北音:“你干嘛?”
  黄:“我也是河北人。”
  河北音:“我是保定的”
  黄:“我也是河北保定的。你是哪个县的?”
  河北音:“徐水的。”
  黄觉得小伙子的口音的确像徐水那边的。
  黄想套套近乎,让小伙子带自己去工地看看,到底还有没有有价值的文物。如果真有,就找人去鉴定,然后举报工地,保护古代文化不被湮没。
  河北音:“你是哪儿的?具体点儿。”
  黄:“安新的。”
  河北音:“大姐真想要吗?”
  黄:“当然了,我就是没带那么多钱。”
  河北音:“我还有一个一样儿的”。
  黄:“是吗?”,黄喜出望外。
  河北音:“你给多少钱?”
  黄:“我没带多少钱,我可以分期付,你告诉我你的姓名和银行账号,我回家以后打给你。”
  河北音:“那你就跟我来吧。”
  黄:“好!”。黄兴奋得很。
  小伙子领黄左转右转,绕过西站南广场周围的几处冬青,又过了几幢高楼。
  黄:“你把我领到哪儿去?”,黄警觉起来,怕遭劫。
  河北音:“这就快到了。”
  果然,小伙子领黄到了一个工棚旁,棚附近有许多摊人屎。黄坚信这地方确实住着农民工。黄不由捂住鼻子,踮起脚尖,随小伙子走近一排冬青。
  小伙子从冬青下提出一个黑塑料袋子。
  黄看了看袋内东西果然和刚卖掉的那个一样。
  河北音:“你带多少钱?”
  黄:“我没带多少,只有一百八十多。以后我肯定会打给你。我是教师,我不会爽约。”
  河北音:“我看你包……,刚才那帮人有钱就是不肯多给我”。
  黄:“我真的没有。”黄打开自己背的包,自己翻着让小伙子验证自己说话的真实性。
  小伙子果然看到包内零的整的没多少。
  黄:“你得给我留点回家的路费吧。”
  河北音:“行,那你就给一百六吧。”
  黄:“好。”黄满心喜悦,很迅速地把钱掏出来递给小伙儿。
  小伙子帮黄把东西连同黑塑料袋子装进背包内。
  河北音:“大姐赶紧走吧,我也赶紧回工地。”
  小伙子拿到钱,匆匆离开。
  黄背着沉甸甸的背包,左顾右盼,警觉地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她,跟踪她。等她发现周围确实连个人芽子也没有,她才大踏步离开工棚旁,三步并作两步往西站南广场赶,而且边走边警觉地往四周围看,心想:背着这样价值连城的国宝级文物,可别被抢了。
  越是这样想,她就越害怕,就越往人多的地方钻。她知道,坏份子绝对不敢在人多的地方下手。如果有人抢,就报警;没人抢的话,就到国家文物局去,或想办法找到那个经常讲鉴宝知识的马未都鉴定一下,万一是假的,就扔掉,一百六十元自当是丢了;若是真的,就捐给国家,我就为国家做了份儿贡献。
  黄想着走着,又回到西站南广场,她记得广场南边有个民生银行,那儿有摄像探头,相对安全。
  来到银行门口,黄放下背包,松了口气:如果在这儿被抢了的话,银行的监控探头肯定能拍下来,公安局也会根据录像内容找到抢国宝者。
  黄的心情不再紧张了,心跳速度也恢复了平常。她拿出手机给在读大学的儿子打电话。今天星期六,正好儿子不上课。
  黄:“喂……宝儿……我是妈妈,我刚才买了件国宝级的玉石佛像,你给我在电脑上查查,看看马未都老师的观复博物馆在哪儿,我想让他鉴定一下,如果是真的,我就捐给国家……什么?……假的?……怎么可能呢?几个大学生还买了一个呢。……托儿?不可能吧……哦,好吧,我回去先洗洗,仔细看看什么样儿,佛像还包着泥呢……
  哦,你放心,妈妈不着急,妈有思想准备,买了假的也不着急。我知道我身体健康就不拖累你,你就能全力以赴干大事业。…好…好,你可得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北航的研究生,咱们国家组建了网络部队,你学好了才能被拔进去……”
  黄什么时候也不会忘记提醒一下她和儿子共同定的目标。
  回到租住的小屋,黄打开袋子,端了盆儿水,开始小心翼翼地清洗佛像周身的泥巴。泥掉了,涂在佛像身上的翠绿色也掉了。
  黄:“还是儿子说得准,确实是假的。……一百六十元买个教训!这群年轻人干点什么不好,真是人心不古……这就是鲁迅先生讲的变虫豸的那类人吧。……”
  黄微叹了口气。
  黄:“我经常看法制节目,怎么会上当呢?”
  黄仔细回顾每一个细节:“哦,明白了:这帮人有一个摆地摊儿的小伙儿,他负责卖;两个中年男子负责制造鉴定假象;四五个大学生模样的负责付钱买走,让我信以为真;然后他们又把佛像放到冬青下,我就心甘情愿地去买所谓的‘另一尊’佛像……真是防不胜防!我真是中了连环计!
  古人说得好‘人善被人欺’,我这是‘人善被人骗’。若打个电话报警,摆地摊儿的小伙儿虽然可能被抓起来,但也不致于判什么重刑,起码以后少骗点儿人。这多有损北京的形象呀。
  现在打电话报警吗,北京城这么大,像我这么点儿事都报警的话,那警察得该多忙呀。别占用京城宝贵的警力资源了。自己以后做事擦亮眼睛就是了。谁让自己作为教师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呢……”
  黄边想边用水清洗佛像身上的泥巴,买了别的假货也许就可以随意丢到垃圾里,可请了尊佛像,人们心理上多少也有点敬惧。
  “算是我与佛有缘吧”,黄这样想着,便把佛像恭恭敬敬地摆在了靠北墙的桌子上。
  
  “北京,您好!”
  太阳又一次从云层中升起了,阳光明媚地抚在每个人的脸上,黄老师又开始了她快乐的京都之行。今天,黄老师的目的地是丰台区的抗战雕塑园。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导读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 那些还在吗
  • 斗狼记1
  •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一章 用武力说话
  • 独守孤城守候未归人
  • 家有儿女(第十八章)
  • 家有儿女(第十七章)
  • 囚犯的妻子 第十章 可恶的夫妻
             
最新评论  共有0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沙玫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1-06-27 23:06 最后登录:2013-05-29 10:05
优美散文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重,因为县医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热点散文
  • 爱上你,等于爱上眼泪
  • 微风浮动的青春
  • 盗墓笔记秦岭神树篇在线免费读
  • 经得住此生不换,逃不过似水流年
  • 盗墓笔记云顶天宫在线免费读
  • 荒村进士第
  • 当爱已成往事(一)
  • 欢 颜
  • 什锦安夏
  • 眼里那株蔷薇开了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