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网: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 知青夫妻
  • 【签约作家福利稿酬】
  • 【文轩网】网站公告
  • 文轩网稿件排版工具
  • 【文轩网】投稿解答
  • 文轩网签约作家名单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精典美文推荐:
    拾暖,冬藏 拈花一笑,天涯携君 读报打油五题 灰色的等待 独步青衣,戏剧人生 读报打油四题 书屋 励志 人生 人生,励志 土家老村家乡的苹果树 爱情 打核主意 (诗句) 讲课 于爱情之外的牵挂 广场舞扰民 监管混乱 文化 时评 廖榕 远方的你 那些年 残缺 旧时光 失恋在成长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红颜劫

红颜劫

散文
时间:2013-05-29 23:24散文来源:文轩网 散文作者: 青悠点击:
        

  (一)
  
  夏日午后,阳光透过办公室明亮的大玻璃恰好斜射在苏陌棕色的卷发上,橙色的光线给苏陌的脸颊也镀上了一圈酡红,她忙完上午的工作,松弛下来的神经显得有点慵懒。
  电脑屏幕下方的QQ号一直闪啊闪的,工作时她总不忘开着这个属于她的号码,慢慢地就形成了一种习惯,就像在暗夜里点亮的一盏灯光,总让她心里有份若有似无的牵念。
  阳光灼热地炙烤着,酷暑的天气给她的心情增添了一缕烦闷,苏陌想这时若有一丝凉风吹来,那一定是清爽透心的,她自顾自想像着。不觉电脑屏幕下方有消息提示音,苏陌点击鼠标打开来看,是国学大师李叔同的一篇《清凉歌》
  
  
  清凉月,
  月到天心光明殊皎洁。
  今唱清凉歌,
  心地光明一笑呵。
  清凉风,
  凉风解愠暑气已无踪。
  今唱清凉歌,
  热恼消除万物和。
  清凉水,
  清水一渠涤荡诸污秽。
  今唱清凉歌,
  身心无垢乐如何。
  清凉,清凉,
  无上究竟真常。
  
  苏陌读完《清凉歌》抿嘴儿一笑,那笑容就像雨后凉风滤过的一抹阳光,漾着一丝甜柔的温馨。
  她猜到一定是遥远,他总是恰到好处地出现,频频往来,遥远已然成为她的知己。
  当办公室里的同事们每每窝在电脑桌前聊得唾沫横飞之时,苏陌还陷在言情小说中无可自拔呢,难怪对面的同事小吴总笑她out了,这年头谁还没有三两红颜知己呢?
  认识遥远的时候,她刚刚混迹网络不久,在鱼龙混杂的网络里随手一捞,竟然是位博学儒雅的才子,让她欣喜不已,别人初涉网海的弯路,苏陌都巧妙地避开了。
  起初苏陌只是小心翼翼地在网络红尘里行走,她是过于敏感了,她担心暧昧会使单纯的男女关系变得混乱不清,现实已经让人疲惫不堪,又何必为这虚拟的网事劳心费神呢!
  可是有些人和事就是躲不过,即使你绕着走,也注定要趟过这条河才能驶达彼岸。
  难道遥远就是她绕不过的劫吗?
  苏陌摇头。
  
  (二)
  
  下了班,苏陌扎起围裙开始在厨房里忙活起来,她哼着歌儿,心里是有那么一点点愉悦的,是因为《清凉歌》吗?苏陌一想起网络里的遥远,蓦地感觉脸颊发烫,竟然有点心慌意乱。
  可苏陌不愿去深想,她继续切着菜,今天是她三十三岁生日,她要为自己庆祝一下。
  “铃……”此时,电话响起,苏陌跑过去,拿起手机放在耳边。
  “陌陌,今晚赵局长请客,我就不回去了,你自己多弄点好吃的,拜!”
  苏陌还没来得及回答,那边已经传来挂断的忙音。
  他总是这样,完全不顾苏陌的感受,结婚七年了,彼此熟悉到陌生,慢慢地感情已经如一潭死水,任她单方面投入多少热情,也还是激不起一丝波澜,难道他们的婚姻真的就跨越不了传说中所谓的七年之痒吗?
  苏陌难以掩饰心里的失望和落寞,她习惯了被忽视,被遗忘,可是今天怎么说也是她的生日呀!一个女人无论外表多么淡静冷傲,内心里却生长着纤弱的丝萝,她还是渴望被爱人呵护着,宠溺着。
  
  夏天的夜风掀起窗帘,缠绵又温热的感觉,吹在苏陌潮红的脸颊上。她一个人喝多了,把自己灌醉,就会忘记人间的许多愁吧?苏陌倚在阳台的大玻璃前,眼望着楼前灯光下那一排排重叠的树影,心里掠过的惆怅难以言说。
  半醉半醒之间,苏陌对着室内摇曳的生日烛光,看着镜子里自己形单影只的模样,她披散在肩头的长发如瀑,她一双流转的眸光媚眼如丝,又是美给谁看呢?她心里似有千万只小虫子在啃噬她的心,她很想找人说说话以冲淡心口的郁闷情绪,翻开手机通讯录,翻来翻去竟无一人,翻到最后“遥远”的名字跳入她的眼睛,该不该打他的电话?他会在吗?就在犹豫间,她的手指已经把这一排数字拨了过去。
  “陌陌!”对方竟然一下子就听出了苏陌的声音。
  “遥远,你在吗?”苏陌放下一贯的矜持,无法掩饰她的声音里透着的一丝落寞。
  “陌陌,这么晚了?你在哪里呀?”遥远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时透着焦急。
  “今天是我的生日呀!我高兴呀!呵呵……”苏陌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可是委屈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生日快乐!”遥远听出苏陌的笑声里透着凄迷,“过生日当然要开心喽!”为了不让她难过,他转移了话题。
  那夜,遥远就陪着苏陌一直说呀说呀,一直聊到温润的夜风漫过窗子,不知过了多久,苏陌竟然伏在书桌上睡着了。
  
  (三)
  
  你的思念里有我
  我的思念里亦有你
  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遇
  情,不知所起……
  
  车窗外是一望无际的绿色麦浪,一闪而过的高大的杨树,遥远的耳机里循环播放着这首歌,他无暇顾及车窗外的风景,这些掠过眼前的风景反而让他显得心不在焉,他无法解释和苏陌的相识相惜是因为什么,寂寞有一点儿,更是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吧。
  这世上有太多人成天在网上晒着幸福,而幸福又是什么呢?有的时候幸福遥不可及,有时候幸福唾手可得,可是,又有多少幸福能耐住时间呢?
  遥远一边听着音乐,一边翻看着笔记本上的新闻,看到苏陌在线,他心里有点窃喜,想起前几天书上的一段《清凉歌》,就给苏陌发了过去,他没想到此时苏陌正渴望有一丝凉风柔柔地拂过她燥热的心灵,这份默契蓦然让两个人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他感觉到了苏陌传递给他的一丝柔情,那夜苏陌通过电话传来的空灵的声音,在他平静的心湖上漾起一圈圈波澜……
  
  苏陌终是不想如同古代深闺里的怨妇一样可怜,她只需把忧伤掩藏在心底最深处,清晨天亮了,她依然打扮光鲜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职场里的女性不能轻言疲惫,商场里驰骋,苏陌早就练就了喜怒不行于色,修身亦修心,正如佛学书上所说的“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苏陌暗下思忖,在名利场里几度浮浮沉沉若想看得开却不看透也真难呀。
  自从上次苏陌因伤心而失去控制主动打过遥远的电话之后,她心里有一点后悔,遥远是对她不错,可是,他对她也只是止于朋友之间的关切吧?
  坐在电脑前,苏陌端起水杯,她定了定神,感觉到周围似有无数道目光似乎要穿透了她。
  她不愿再想下去,也不想节外生枝,也许这只是一个躲避的借口,在她心里还是下意识地幻想一种可能。
  从此以后,遥远的电话短信却频繁了起来。
  
  “陌陌,你知道吗?此时我正坐在海边,你听到浪花拍打礁石的声音吗?”
  
  此时,苏陌正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城市的街灯在渐黑的夜幕里张扬着炫目的光华,她挽了挽垂在额前的一绺头发,耳边传来海水奔腾狂啸的声音。
  天色已晚,他一个人在海边吗?听到遥远在海边的声音,苏陌的思绪如海浪般翻涌起来。
  “是呀,听到了,是大海的声音……”听到了海浪的声音,苏陌心里是甜蜜的,她柔声答道。
  “如果能和你一起来看海就好了!”
  他说什么?苏陌悚然一惊,慌得差点把手机掉在地上,她的脸颊飞上两朵红云,慌乱中她感到地铁口的几个行人在向她侧目。
  电话线的两端有一阵短暂的沉默,仿佛静得能听得到彼此的心跳,狂热而迷乱。
  “陌陌,我想去见你,可以吗?”
  遥远鼓起勇气和苏陌说出这句话,此时孤独与压抑的心情占据在他胸口,他只想说出他此时最真实的感觉,无论结果是什么,他都不想错过。
  苏陌感觉到她握着手机的右手已经渗出了汗珠,此时夜风缠绵而温柔,可惜她没有心情去感受夜风的妩媚,片刻的慌乱让她无法分辨出自己的意识。
  
  
  (四)
  
  有些时候,人还是分辨不出现实与梦境,空虚的灵魂像游丝一样在茫茫沧海里触到一株乔木,以为便可以永久栖息,只是忘了灵魂从来就是为了飘泊的……
  
  遥远拉上旅行箱的拉杆,收拾妥当,他要去见苏陌了,他的心情兴奋而惊惶,一个在他心海里激起浪花的女人,他终是要见一见的。在这个激情泛滥的年代里,爱情终是一件奢侈的东西,世间的相遇不是太早就是太晚。他从小在山里长大,唯一的目标就只有出人头地,在他年轻的时候,他不是不想要爱情,只是他为了拼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谈情说爱,等他事业有成,他已经失去了资格,或许人就是太贪心。
  他没想到,多年来压抑在心口的火焰被一个叫苏陌的女人点燃了,究竟是劫是缘?他想给自己觅得一个最好的理由,他想他的心一定是受了情诗的蛊惑。
  
  苏陌穿着紫色的镂花长裙,上面搭配一件米白色的外衣,这身装扮衬得她的气质娴静又高雅,她和遥远约好了在西街的尼曼咖啡馆见面。
  苏陌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遥远会来见他,两颗尘世里孤独的灵魂就要靠近了,就像流星与流星的瞬间交会,迸出情感的火花亦会永久沉溺在夜空里,或许这都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苏陌站在尼曼咖啡馆门前,还有几分钟,她看着手表上的指针一步一步地跳动,她仿佛看到遥远正从对面向他走来,此时她竟然感觉到一丝虚幻的梦境般的不太真实。
  天空上飘浮着几朵灰色的云,前面的马路上车来攘往,喧哗无比,这让苏陌有一丝烦躁浮在心口仿佛透不过气来。
  
  遥远穿着深蓝条纹上衣,手里提着箱子,他的眼睛朗朗的透着中年男人少有的锐气,那一身俊朗倜傥的气质,仿佛电影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一样的醒目,他身后的高楼林立富丽繁华都成了陪衬他的背景。
  遥远看到了对面穿着紫色长裙米白外套的苏陌,她犹如绽放在闹市中的一株幽兰,浑身散放着恬静淡雅的气息。
  苏陌站在对面向他挥手,只要跨过这条马路是否就等于跨越了感情的千山万水?
  “铃……”一声刺耳的电话铃音响起,苏陌低头一看号码,顿时恍若从梦中惊醒,正是她的丈夫打来的。
  
  (五)
  
  隔着茫茫人海,花开在彼岸,左岸是相思,右岸是回首,相逢时已错过了缘。
  “遥远……原谅我,不能见你……”苏陌站在咖啡馆前面手里握着手机,她哽哽咽咽着说出了这句话。
  遥远一直看着苏陌站在对面的咖啡馆,他站在对面凝视着她,即使这样隔着马路远远地看着她,心里亦觉得踏实而温暖,可是,她刚才说了什么?
  “陌陌,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遥远紧张地遥望着苏陌,他挥舞的手臂停在半空,车一辆一辆地从他眼前掠过。
  “遥远,请你记得,不要问我要解释……”
  遥远只觉得心里一沉,听见电话里苏陌的声音颤颤地,就像那夜她无助时的那个电话一样透着空茫。
  “陌陌,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的……”遥远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
  纵然相遇亦是美好的,他怎么能不懂得苏陌在这一刻的犹豫,是的,因为懂得,所以无怨。
  
  
  此时,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在眼前飞驰而过,苏陌和遥远各自拿着手机在马路的两端说话,他们旁若无人,就像在网络的两端互诉心曲时的相知和默契。
  不是不明白的,隔着烟尘的彼岸掠过无数的风景,可惜再没有哪处能让心再作停留,向前一步纵身一跃亦是长久地沉沦苦海,她,他,岂会不知。
  苏陌难言她此时的清醒,为什么不让她在最美丽的时刻与他遇见?被时光漂洗过的思念再美也是错过。
  
  “挥动蓝色的衣袖,任寂寞喋喋不休,到下一个路口,是向左还是右,有谁来为我参谋……”咖啡馆里传来一首歌儿,歌者空灵的声音里透着几缕幽怨。
  人生的转角里乍然相遇,一如镜花水月,虚幻而缥缈。
  苏陌和遥远中间隔着一条熙熙攘攘的马路,他们彼此在马路对面遥遥相望,仿佛隔了一辈子那么远。
  “遥远,珍重!”苏陌冲着对面的遥远挥舞着手臂,转身,泪如雨下……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导读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 那些还在吗
  • 斗狼记1
  •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一章 用武力说话
  • 独守孤城守候未归人
  • 家有儿女(第十八章)
  • 家有儿女(第十七章)
  • 囚犯的妻子 第十章 可恶的夫妻
             
最新评论  共有2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青悠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05-21 14:05 最后登录:2013-09-07 09:09
优美散文
  •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重,因为县医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热点散文
  • 爱上你,等于爱上眼泪
  • 微风浮动的青春
  • 盗墓笔记秦岭神树篇在线免费读
  • 经得住此生不换,逃不过似水流年
  • 盗墓笔记云顶天宫在线免费读
  • 荒村进士第
  • 当爱已成往事(一)
  • 欢 颜
  • 什锦安夏
  • 眼里那株蔷薇开了
本版责任编辑